Loneliness is a reality and an extreme achievement: Alberto. Giacometti Retrospective|孤獨是現實也成就極致:阿爾伯托.賈柯梅蒂回顧展

「我創作並非是為了做出漂亮的油畫或者雕塑。藝術僅是一種眼之所見的呈現方式。不論我看到什麼,它們總能使我感到驚奇而難以捉摸,我不能確認自己究竟看到了什麼。這太複雜。所以我們必須嘗試以最簡單的形式複製,以實踐我們的所見。」 — 阿爾伯托·賈柯梅蒂

瑞士雕塑家阿爾伯托·賈柯梅蒂 (Alberto Giacometti,1901~1966),為二十世紀最重要的藝術家之一。這次參觀位於上海的余德耀美術館展出阿爾伯托·賈柯梅蒂回顧展,在3000平方米的空間中,分兩個樓層參觀,動線和展間上的安排也將創作分為不同時期,一共展出約250件作品回顧藝術家40多年來的藝術創作軌跡。

賈柯梅蒂的雕塑散發出一種特殊的視覺角度與情感。他出生在一個以印象派畫風為主的藝術時代,父親喬瓦尼·贾柯梅蒂(Giovanni Giacometti)本身就是一位相當有成就的後印象派畫家。早期他曾短暫地創作印象派畫風,後來受新立體主義感染,推進到超現實主義時期的代表性作品,最後專注於人像創作的成熟期作品。我就像是從2016年搭乘時光機回到過去,重新觀看當時代的賈柯梅蒂創作。

螢幕快照 2017-04-28 23.12.32
圖為早期印象派風格

從立體主義到超現實主義
1922年賈柯梅蒂兄弟從家鄉瑞士遷至巴黎後,兩人在巴黎比鄰的工作室中孜孜不倦地創作藝術,四十年如一日。兄弟來到巴黎的前幾年,跟隨藝術家安托萬·布德爾(Antoine Bourdelle)學習雕塑。後來賈柯梅蒂開始接觸到原生藝術(Primitive Arts)與新立體主義(Neo-Cubism),在這過程中,他的風格帶有原生部落及大自然元素,將人體和人像轉換為抽象符號的前衛雕刻。立體主義時期的作品,如《湯匙女人》、《戀人》等。後來影響他最大的是超現實主義(Surrealism),作品如《喉嚨被切掉的女人》,尤其是《看不見的物體》等,都是當時的傑作。作為一名超現實主義者,賈柯梅蒂創作出多種前衛的雕塑造型,他的作品有實令人感受到創作的初心與熱情。

參觀這個展間時,讓我想起旅行瑞士日內瓦和法國巴黎後,看見街道上許多景色,自二次大戰後從未大幅變更過,對於藝術流派的興盛移轉,也讓人更能體會藝術家身處當個年代的生活樣貌。

「我窮盡一生,都在嘗試塑造一個真正像樣的頭像。」— 阿爾伯托 ·賈柯梅蒂

對於頭像的迷戀
來到1935年,已經是二戰過後,賈柯梅蒂的創作已達一個高峰,同時在想法上遇到瓶頸。因此他與超現實主義運動漸行漸遠,為了尋找他內心對於雕塑對於創作的初心,他讓自己重返1920年代的創作方式,回到當時參考模特兒體態的創作模式,並特別專注在「重塑頭像」過程。專職模特兒麗塔·基耶菲爾(Rita Gueyfier)與他的弟弟迪亞哥(Diego Giacometti)便成為他的日常模特兒。原本數天完成的素描與人像刻畫,卻成為他畢生的熱情,但在當時的賈柯梅蒂,卻被外人視為他類,數以累積的孤獨伴隨他大半人生創作。

展間裏,展出二十來件的素描與約三十多件大大小小尺寸不等的頭像雕塑。這個時候的賈柯梅蒂,已悄悄地展開現代雕塑的革命,一種「縮小式」的視角雕塑。同樣的模特兒頭像,他以油畫(Oil painting)、素描(Sketch)、紙上雕版畫(Engraving on paper)、紙上雕蝕版畫(Etching on paper)、到銅雕(Bronze)呈現,手指手心的力量、線條的力量、與版畫製作的力量,從裡到外散發著賈柯梅蒂對於頭像的熱情與迷戀,而這些力量與他後來的雕塑息息相關。 

走到下一個展間途中,我們開始從第三者的角色來認識賈柯梅蒂… 

鏡頭裡的賈柯梅蒂
當時正式攝影技術的蓬勃發展期,賈柯梅蒂很早意識到攝影圖像的重要性,因次他的工作室也經常成為攝影藝術家拍攝的神話空間。從30年代初直到他去世,在伊波特曼德隆街的工作室裡,他成為當時攝影師最重要的模特兒之一。攝影照片中能夠看見四壁殘破的工作室,灰塵中的雕塑炯炯有神佇立其中,與纖弱體態、精心打扮的賈柯梅蒂,形成瞬間永恆。

工作室中的攝影紀錄,讓我們對賈柯梅蒂有了另一番的認識,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知性、疏離、焦慮,如同他後來的作品《行走的人》,有著相同的惆悵感。我所認識的賈柯梅蒂不善言辭,當時正提倡自由奔放社會風氣中,說出來的不一定是對的,未說出口的也不一定是錯的。而賈柯梅蒂的一生與影響,正逐漸為我們後人所理解。

6bf33b_eeb585b40f0c4a598e09114190e759b5~mv1
6bf33b_7c75db2559cf4f7282109282446e1b0f~mv1

[漸入削瘦時期]
當我們駐足在街道,遠方的人們向我們方向前進,一開始的距離讓我們看不清楚迎面而來的人的細節,清楚的部分僅有軀體輪廓,行走的速度產生一種模糊的視覺暫留;當人們離我們越來越近時,似乎才能越接近真實。正當我們以為交肩的剎那幾乎要達到真實時,有那麼一瞬間,我們再度因陌生感受到疏離與模糊。

1940年,賈柯梅蒂逃離被納粹佔領的巴黎,而逃到瑞士日內瓦避難。他與畢卡索相同,將旅館房間改造成工作室,開始創作微型雕塑。他說到,雕塑尺寸上的縮減是為了還原看一個人的真實距離。一個女孩在15米以外的地方,視覺僅有1公分不到。另外,為了把握人像的整體而不沈溺細節,賈柯梅蒂需要使自己在創作中保持距離。但實際上,回到創作本身,在還原真實的過程中,細節依然干擾著他…所以他開始退得越來越遠,直到消失。這也造成他雕塑的人像發展越來越細長削瘦,看似不成比例的形體,其實是最接近我們的視覺經驗。

作為一名觀眾,學習從藝術家創作概念出發,近在眼前的這座削瘦細長的雕像,能因為我們換個角度或者移動腳步距離中,感同身受,瞭解藝術家創作當下的純粹,正是在欣賞一件作品中富饒趣味的地方。

6bf33b_fd25388953ea4127949f94ac2a516673~mv1

尺寸和比例問題
被認為是20世紀最偉大的雕塑家,賈柯梅蒂在創作過程中,不斷地透過素描、版畫和雕塑還原真實。其中背景與西方文明時代發展有關,而影響到他的創作;賈柯梅蒂接觸原始藝術到立體主義過程中,正處於科學突飛猛進的巔峰時期,他也吸收科學影響,追求形式、方法、理性等精確的表達方式,將其概念融入轉化為呈現個人雕塑的精確,再現他所看到的模特兒,或是記憶中的他們。 

6bf33b_59a07b4fe9714a878df3473a70023345~mv1

來到倒數兩個展間,這個展間呈現賈柯梅蒂的石版畫創作…

無盡的巴黎​​
賈柯梅蒂的作品大多於工作室完成,當時受編輯特里亞德(Tériade)委託,創作一本關於巴黎的版畫出版,開啟了他走出工作室,對於接納自己的這個故鄉,再次認識的新契機。當時他先藉由寫生,描繪了巴黎的街道、紀念性建築、夜晚蒙帕納斯街區的咖啡館和酒吧、與自己的工作室。再透過石版,一筆一劃地重現,並以當時的油墨和技術轉印在紙上,完成石版畫。《無盡的巴黎》這本出版無疑地記載著60年代的賈柯梅蒂與巴黎;在150幅石版畫的編排中,邀請讀者從工作室出發,跟隨著賈柯梅蒂的觀察,散步於城市中的日常生活。

6bf33b_796bdf9a98c446929e9510bbc7143595~mv1

瞭解賈柯梅蒂孤獨而精彩的創作過程,來到最後一個展間,也是最大規模的雕塑作品展出。在現代雕塑史上,賈科梅蒂以其對開放空間結構(open-space construction)的探索確立了獨特的現代主義雕塑語言。他過著近十年的隱居生活,一生探索著人物和頭像的再現,即便在工作室度過幾十年的世界裡,不間斷地創作狀態,雕刻人像瞬間的永恆,也將他排除在消逝的時間之外。

今天,賈柯梅蒂的作品幾乎被現代人挪用為一種孤獨感的完美寫照。無論是個人或群體,他獨特細長像火柴桿的人像雕刻,始終存在著人類情感與風景再現的生命力。在參觀完賈柯梅蒂的回顧展後,儘管人生有許多無助狀態,仍然要優雅地直挺走下去,儘管我們可能走向未知的旅途,帶著堅毅的心和勇氣不退卻,孤獨是現實也成就極致。 

6bf33b_22370ac09f4c46fc9393be0f7f7f96db~mv1

6bf33b_c95ff749d5bf4b74b81969247464fd44~mv1

6bf33b_6f3ac9640e9f4c2a8b86d4611cd5aacb~mv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