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ontemporary art trip in Korea|淺談韓國當代景觀

文/圖 Text/Photo|Laura Wang

偌大的展場中散落數件 maker 感十足的裝置展品,這類大型手工機械仿若各種材質的隨意拼貼,像是前方立著圓鏡的無功能滑板車或圓柱桶內的循環播放著的草稿動畫,它們意義未必明確但饒富物件隱喻,觀展的當下除了現場的幾位觀眾外,幾位創作者更是大剌剌地現地調整作品。

這場沿自 Jewyo Rhii 和 Jihyun Jung,在2015年於 Queens Museum 的實驗性展覽計畫《Dawn Break》是首爾善載美術館 (Sonje Art Center) 四月檔期的主題展覽之一。成立20多年,私人經營的善載美術館頗有歐陸藏家的品味,其目的明確:支持該時代以前衛、實驗為創作語彙的藝術家,檔檔展覽都能看出策展團隊的野心。作為初探韓國當代藝術環境的開頭,這樣的展覽完全重塑筆者對該地藝術環境的印象。

E2C9097B-D60F-47B1-993A-D8D7112EEE59
Jewyo Rhii 和 Jihyun Jung 合作展覽《Dawn Break》現場,首爾善載美術館


如同自家後園的日本,近趨空白印象的韓國
前往韓國前,不少身邊友人問道「韓國當代藝術到底是什麼樣子呢?」台灣一直以來和韓國間的隔閡,雖說在近年流行文化的強勢攻略下消弭不少,可相較起如同自家後花園般地日本當代藝術,普遍觀眾對於韓國當代藝術的想像可說近趨空白。其中當然也受市場因素左右,但就算如此,在各家拍賣行力推單色畫派的現下,大多數人能在第一時間喊出名的韓國藝術家於單色畫派大家之外,就仍只是李壽俓、徐道獲、梁慧圭這類成熟的中生代創作者。

5CFB131A-7D6E-44E9-9BE4-405089FA7E92 43C75D27-B40E-407E-AA37-C3C72251D1FD
(左:李壽俓,轉譯瓷器系列,台北MoCA當代藝術館/右:徐道獲,反射Reflection,紐約立木畫廊)


韓國藝術比想像的豐饒多了,前些年貝浩登 (Perrotin) 和佩斯 (Pace) 畫廊相繼選擇進駐首爾,作為亞洲市場的攻略地點就已經透露許多訊息;去年 (2016) 年中藝術數據公司 Larry’s list 還公布:全球擁有最多當代私人美術館的竟是韓國 (45家) 而非大眾猜測的歐美。許多條件成就了現在的韓國當代藝術樣貌,財閥的投入為整體環境抵定了良好的基底與持續的能量,但若說是什麼將韓國當代藝術形塑成現今風貌,我想是很大一部分是奠基在當地跟西方當代的深度交流上。 

從被納入全球藝術市場體制的核心,換取文化輸出的戰略位置
「先進口,再出口」這是1980年代起即開始當代藝術推廣的Kukje畫廊女當家李賢淑,曾在訪談中提及一個很有意思地畫廊經營策略,拿來形容韓國當今的狀況也是很恰好。韓國與西方當代的密切交流,經歷過戰後作品最黃金的漲幅期間,許多韓國藏家因而嚐到當代藝術的紅利,在具備足夠收藏動力和長期資源的鋪陳,養成一批美感偏好和收藏習慣都相當與當代核心接軌的藏家們,如今歐美當代藝術已是層層地深入韓國藝術環境的不同位置,即便是周邊設計風格、展覽方式、或是經營思維都沾黏著來自歐美文化的氣息。 

廣為人知的三星美術館 (leeum) 和阿里歐 (Arario) 藝廊,這種背後有大型資本支持的館藏,就多著眼於羅列全球當代藝術市場中各個代表性作品,藝術家如Paul MaCarthy、Olafur Eliasson、Damien Hirst、Jean-Michel Basquiat 皆為重要收藏清單,其豐富程度和美術館本身的精美設計總讓遊客們趨之若鶩。

其他還有許多明顯受到國外營運模式影響而生的私有機構;除上述提到的善載美術館,設於東亞日報社舊址的一民美術館(llmin museum)也是一間相當具特色的展館。這類機構的共同特色為學術資料的保存與整理,以一民美術館來說,除了每檔圖冊的出版,館內還設有預約制的錄像記錄中心,一樓對外的書店更邀請了當地三間獨立出版社 (Hyunsil Culture Studies, Workroom Press, The Book Society) 共同策劃經營,每檔策展思維更是可見其欲與觀眾展開對話和互動的意圖。

參訪期間一民也正好展出國際獨立策展人組織 ICI (independent curatorial international) 授權,由策展人小漢斯 (Hans Ulrich Olbrist) 一手策劃的《DO IT, Seoul》。而畫廊作為第一線推廣的位置,自然也能看到在各家的代理藝術家清單中歐美當代藝術家佔著極為吃重的比例。

2FA51B95-9234-4CF0-B7D4-AE2A029D961C.png
《Do it,Seoul》 展覽現場,韓國一民美術館

通過被納入全球藝術市場體制的核心,建立雙方共同認可的美學框架,最後換取文化輸出的戰略位置,深明此道並漸獲國際重視的韓國當代藝術,在近十年終於展露其蓄積已久的在地能量。眼下韓國單色畫派的成功,實則為長年累月下資源、人才、觀眾、藏家皆逐一到位後的結果。

當然,這樣的環境體質必然有其缺陷跟侷限,對成長中的藝術家而言這樣商業式的溫和扼殺了更為破格的表現,專屬文化菁英的學術/商業氣質中我們也難以看見藝術與生活連結後異質地表現,總體來說不容渣滓、素淨優雅的韓國的當代景觀好像就是欠缺了那麼一點魅力。

不過據當地韓國藝術家所說,最近幾個月首爾陸續又添增了兩三個小型獨立空間開幕,全球化的在地反動下是否會成為一股動力讓韓國當代藝術展開不同維度的表現,獨立空間於大型資本環伺下是否能藉勢凝聚力量築起不同的文化景象。對於韓國,我們似乎有更多可以探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