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new starting point for art on nautical maps – Arctic: New Frontier|航海地圖上的藝術新起點-北極:新邊疆

隱藏在法國里維埃拉沿岸,屬地中海波克羅勒島,現在是卡米尼亞克基金會 (Fondation Carmignac) 當代藝術博物館的所在地。由 Edouard Carmignac 創辦,卡米尼亞克家族管理,並邀請克里斯提.魯布托 (Louis Benech) 設計建築。

卡米尼亞克基金會一隅

目前正展出第九屆卡米尼亞克攝影報導獎 ( The 9th Carmignac Photojournalism Award)。其中獲獎的兩位攝影師為1963年出生於俄羅斯莫斯的科濟列夫 (Yuri Kozyrev) ,和1963年出生於荷蘭烏特勒支的卡德.凡.羅修真 (Kadir Van Lohuizen/NOOR) 

如果有長期關注國際攝影的朋友們一定對這兩位大師的名字不陌生。展覽《北極:新邊疆 Arctic: New Frontier》為一場開拓性的雙重探險,攝影師們從2018年4月開始進行6個月的調查計劃,透過攝影機鏡頭的捕捉,探索氣候變化對整個北極地區的影響。他們親身參與和體驗到自然景觀和北極地區人口特徵的戲劇性轉變,以及這些變化對該地區居民生活的影響。

《北極:新邊疆 Arctic: New Frontier》計畫,兩位攝影師從北極圈中部作為起點,科濟列夫 (Yuri Kozyrev) 往東部前進,卡德 (Kadir Van Lohuizen/NOOR) 則往西部移動,相約2018年9月在白令海峽碰面。

卡德 (Kadir Van Lohuizen) 從斯瓦爾巴德群島中,位於挪威的斯皮茨貝格島開始,沿著西北航道前進-由於冰川的融化,現在是歐洲與亞洲最短距離航線。在格陵蘭島,他遇到了科學家,最近發現冰帽底下的冰凍河流,直接導致了地球海平面上升的水位。在康沃利斯島以南,加拿大海岸附近,屬於加拿大軍隊訓練設施的所在地,因為氣候變化已導致通過北極地區的路線不斷增加。最後他也來到阿拉斯加北端的一個原住民村莊 Kivalina,根據目前預測,該村莊將在2025年消失在水平面之下。

科濟列夫 (Yuri Kozyrev) 沿著俄羅斯北極海港的航線,伴隨著該地區最後一批游牧民族涅涅茨人(Nenets)的季節性遷徙移動。他觀察到因為氣候暖化造成永久凍土的融化,造成涅涅茨人遷徙動線歷史上首次被中斷。此外,科濟列夫乘坐第一艘獨立用於北海航線的集裝箱船-蒙特戈爾斯克號 (Montchegorsk) ,在裡頭遇見在諾里爾斯克 (Norilsk) 開採鎳礦而生病的人,然後又跟著船隻行駛到摩爾曼斯克 (Murmansk),那裡正在秘密建設第一座浮動核電站。

從旅遊、軍事化、天然資源開採、貿易航線的開放,已顯示出北極圈成為跨國,以及全世界最不可忽視的議題之一。當全球暖化,影響著人類生活,我們雖然生活在亞熱帶地區,但卻無法避免如蝴蝶效應般的重大交互作用。只要我們提高對環境尊重意識,生活中每一個小動作都能幫助美麗的地球維持生物多樣性,讓生命永續未來的幾十年、幾百年。

接下來,第10屆卡米尼亞克攝影報導獎將針對亞馬遜 (點此) 側重。(文章隨意砍伐亞馬遜雨林行為背後的驅動力:貧窮和無力的社會體系-私慾和貪腐)

參考資料:第九屆卡米尼亞克攝影報導獎-北極 線上資料、Fondation Carmignac 官網
圖片來源:Wallpape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