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ancipated spectators: the ingenuity and sensual aesthetics in the Philippines contemporary art|被解放的觀眾:菲律賓當代藝術中的獨特性與美學

距筆者上次飛往菲律賓已經是7年前的事。多年來觀察菲律賓當代藝術,當地主要大型活動集中在二、三月舉辦,除了較為人知以馬卡蒂為中心的菲律賓藝術博覽會 (Art Fair Philippines) 和 Art in the Park 外,2020年二月新增 ALT Philippines 藝術博覽會,更形塑了馬尼拉大都會藝文氣息濃厚的藝術月。

今年因武漢肺炎,連帶影響台灣人入境菲律賓的外交政策在短短一週內像是洗三溫暖般多變,幸好對不少人來說,最終順利成行 (笑),而我也準備好愉悅的心情踏上旅程,感受菲律賓當代藝術的現況發展。這趟安排參觀菲律賓藝術博覽會 (Art Fair Philippines)、衛星展特別計畫 10 days of art、卡米亞斯三年展 (Kamias Triennial) 和 UNKNWN.Fiesta 音樂節,很可惜音樂節在活動前2天取消,其他活動則如期舉辦。本篇文章主要報導菲律賓藝術博覽會,另一篇文章則會介紹卡米亞斯三年展的發展與藝術家展出作品。


藝博會中看見在地對文化意識的崛起

菲律賓藝術博覽會從第一屆以來,便在馬卡蒂購物中心 The link 停車場舉辦。過去兩年菲律賓藝術博覽會已達到30,000名觀眾參觀。2017年觀眾最多,累計超過40,000名觀眾入場欣賞展覽。自1樓過完安檢搭乘電梯來到4樓接待大廳、品牌展示和藝術家特別計畫,往上3層樓的空間已化身為另類的藝術展示空間和頂樓露台的講座區、休息區與餐飲區。

8年來,菲律賓藝術博覽會逐漸吸引國內外重要藝廊、藝術愛好者、經驗豐富收藏家、新手買家、設計創意者和藝術家等齊聚。甚至有當地收藏家說,菲律賓藝博會已經成為馬尼拉沈浸於藝術國際盛會的重要社交活動。

2020年菲律賓博覽會於2月21日至23日舉行,擴大到東北亞與東南亞地區鄰近國家,包括日本、台灣、泰國、越南、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等參與,展現了菲律賓當地與國際藝術的獨特景觀。另外,大會邀請策展人諾曼·克里索洛格 (Norman Crisologo) 自由打造藝博會枯燥乏味的展位,從靜態視覺創作到動態表演藝術、藝術家工作室模擬、青年藝術家孵化空間到藝廊,使每個藝術家作品可以相互對話交流。

文本和語言的視覺力量

美國藝術家索爾·勒維特 (Sol LeWitt) 以概念藝術和極簡主義風格而著稱,本次展覽由紐約藝術史學家Carina Evangelista 策展。現場互動作品《民主之手 the democratic hand》,邀請大家到四樓的藝術家展位,於牆上長寬2米5的正方形內繪製「非直線」的水平線,唯一的限制是每人畫的彩色線不能重複上面那條線的顏色。此外,在菲律賓藝術博覽會的四層樓入口牆上也能找到勒維特的文本牆繪《Wall Drawing #869A》,這些文字使用不同的語言書寫:菲律賓語 (Filipino),英語 (English)和馬拉納夫語 (Maranaw),以及西班牙人於16世紀佔領菲律賓以前的他加祿語貝貝因字母 (Baybayin) 書寫。

在 Julius Baer 展位則有藝術家波克隆‧阿納丁 (Poklong Anading) 的《暴風雨中保持平靜 be a calm in the middle of a storm》個展,非常適合坐下來思考藝術家如何探索自由、如何分析一件藝術品、如果進一步思考後設分析的技巧。在攝影項目中,波克隆要求每個人穿上塑膠袋,探索意義和意義創造的轉移。人的臉部和身份已經被不同目的性和來源的舊塑膠袋覆蓋;取而代之的是書店、唱片行、雜貨店、精品店、麵包店及我們日常前往的交易場所,每張照片都是具有獨特標記的塑膠袋,雖然大量生產,然而它們的生命通常只有一天。此外,塑膠袋來源是物物交換的結果,攝影照片的排列是交易的證明與項目的規模。

這種不經意的挑釁維度,讓我想起阿納丁 2004年令人難忘的《匿名性 Anonymity》;在城市裡,一群人手上拿著鏡子,然而明亮的太陽光線反射遮住了所有人的臉孔 - 似乎暫時扣留了人們對肖像的期望,並向我們表明有意識性的情感宣洩並非屬於天生的。

近年來,受到崔西·埃敏 (Tracey Emin) 的啟發影響,霓虹燈雖成為藝博會常見裝置,然而它與它所使用的訊息依然引人注目。1335 Mabini / Galerie Michael Janssen 帶來的菲律賓藝術家電影導演基里·達萊娜 (Kiri Dalena) 不斷使國際觀眾正視菲律賓的社會不平等和不公正待遇。她關懷人權,在當前壓迫性社會中,堅持政治批評與社會異議的相關性;關注女性主義議題的尼基·盧娜 (Nikki Luna) 在《看著她 Look At Her》中發人深省的話也是如此:只要有很多漂亮的女人,強奸案就會更多。 

來自宿霧的熱帶未來研究所 (Tropical Futures Institute) 展示往返菲律賓杜馬蓋地與西班牙馬德里的藝術家克里斯托弗·阿德尼亞 (Kristoffer Ardeña) 個展《濕潤的織品 Basahan》。藝術家繪畫或裝置作品靈感皆來自他從日常生活尋找菲律賓的美學。在大多數菲律賓人房屋中都有碎布織品 Basahan Retaso 日常用品,可以在百貨商店和市場買到,像 Ukay-Ukay [二手舊衣服] 已進入主流的菲律賓文化。藝術家說:「某種程度上,它就在那裡,與流行藝術或回收無關,而是與材料本身的繪畫可能性有關,探討適應性「再次」使用的獨創性 (That’s the ingenuity of adaptive re-use.)。」

菲律賓社會發展下的多樣反思

藝術博覽會策展人邀請8位菲律賓藝術家共同策劃主題裝置,如尼爾·帕西蘭 (Neil Pasilan) 多年來最受歡迎的作品、傑米·德·古茲曼 (Jamie de Guzman)、羅迪爾·喬·杰拉爾多 (Roedil Joe Geraldo)、水母之吻 (Jellyfish Kisses)、佩里·阿格爾 (Perry Argel)、薩爾瓦多·喬爾·阿隆迪 (Salvador Joel Alonday)、吉恩·保羅·馬丁 (Gene Paul Martin) 和卡洛·維拉富爾特 (Carlo Villafuerte) 等作品。

藝術家水母之吻以鮮明色彩服裝與空間裝置探索起源和身份議題,同時鼓勵觀眾取下不同物件,協作拼組成第11個娃娃,共同完成系列《Soft Punk Spring/Summer 2020》。

尼爾·帕西蘭 (Neil Pasilan) 在巨大牆面空間展示他的繪畫,顯示藝術家每天至少創作一件作品的奉獻精神。據他描述,他的作品覆蓋整個牆壁正是「藝術需要實踐」的最佳證明。羅迪爾·喬·杰拉爾多 (Roedil Joe Geraldo) 運用三個圓形架子展示44個紅陶雕塑。很難不被各種憎獰扭曲表情的人形所吸引。

卡洛·維拉富爾特 (Carlo Villafuerte) 的四件紡織藝術作品,使用碧瑤市很受歡迎的 ukay-ukay 舊貨店廢布,詮釋從自畫像到對故鄉的探索。佩里·阿格爾 (Perry Argel) 的空間充滿色彩繽紛的動感手作和類似玩具的雕塑,充分展現了孩子般的奇異幻想。但仔細觀察會發現醒目的物件裝置是由廢物製成,證明了我們日復一日產生的垃圾量。

色彩繽紛,而本質上不失獨立思考與實驗性

菲律賓藝術博覽會讓人覺得興奮且意外成功的部分在於兼具了獨立性、實驗性、商業性、多樣性。較常為人知的關注探討多見於冷戰後殖民時期脈絡、馬尼拉大都會、呂宋島原住民、實驗性電影。然而,隨著政治經濟發展和身份意識抬頭,跨性別議題、以菲律賓中部米沙鄢群島   (薩馬島、雷伊泰島、保和島、宿霧島、內格羅斯島和班乃島) 為主,形成的米沙鄢藝術社群 (Visayan community)、獨立書店等,都漸漸於國際中展露頭角。 

在 ArtFairPH / Film 無邊電影院項目中,由泰迪公司、菲爾伯特·戴和歐文·羅穆洛策劃對菲律賓電影百年歷史的致敬,探索電影在未來一百年的可能性,精選最佳長篇和短片、敘事和實驗、紀錄片和動畫,展示了菲律賓電影的多樣性。獨立書店 artbooks.ph 在曼達盧永 (Mandaluyong) 先鋒街 (Pioneer Street) 地方有駐點,以藝術和文化類圖書而聞名。現場也能尋找得到小誌、期刊、畫冊和海報。

Silverlens 展位總是能看得到眾多知名藝術家作品,今年展示已故的偉大藝術家加布里埃爾·巴雷多 (Gabriel Barredo) 的《歌劇-尖叫的臉孔 Opera – Screaming Faces》讓你佇足滯礙,整件從地板到天花板的黃色立體裝置,散發著精確對稱性和神秘痛苦的迷人氛圍。

喬吉特·索拉諾 (Jojit Solano) 的個展《帕亞瓦 Payawar》展現了天主教會的影響是寬容的。作品攻擊那些以信仰為手段傳播真理以外的人;通過宗教意象、拍攝教堂祭壇上常見的碎片,將其變形為腐敗形式,展現組織宗教的所有黑暗。看到偶像和偶像變成滑稽形象的手法,教堂在藝術家手中成為黑暗而可笑的狂歡節。

詹姆斯·克拉爾 (James Clar) 在展覽中利用雷射燈和霧狀鑲嵌牆,讓觀眾身臨其境,探討技術如何造成我們的感知現實和空間的影響。

藝術觀點中的國際化景觀

泰國藝廊 La Lanta Fine Art 展示的藝術家尼拉亞·邦達薩克 (Nilraya Bundasak) 作品相當細膩獨特。刺繡是現存最古老的藝術形式之一,但在尼拉亞手中卻有種新穎感,在細看女性臉孔縫線的眼睛、鼻子與花卉排列巧思之餘,感受到《美好系列 Bella series》中燈光和陰影的平衡美感。

印尼/新加坡藝廊 Gajah Gallery 長期與日惹知名藝術家團體 Jendela Group 的尤尼扎爾 (Yunizar) 合作。藝術家否認傳統的審美觀念,拒絕以準確性和理性形式結構判斷,美應該是釋放想像力和情感真實表達。他相信人的性格會通過個體的原始直覺,而非學院派訓練,自然表現出一種精緻俏皮的風格。

每年都參加菲律賓盛會的台灣藝廊 Nunu Fine Art 展示德國藝術家彼德·辛莫曼 (Peter Zimmermann) 環氧樹脂抽象繪畫創作、丹麥藝術家卡斯帕爾·波恩 (Kaspar Bonnén) 以繪畫呈現個人與空間關係探討等藝術家作品。同樣來自台灣的 Galerie OVO 帶來西班牙藝術家伊達拉 (Idaira del Castillo) 織品裝置、馬諾羅·岡薩雷斯 (Manolo González) 不鏽鋼絲網雕塑、印尼藝術家朱瑪迪·奧菲 (Jumaldi Alfi) 繪畫新作和錫吉特·拉馬丹 (Sigit Sukasman) 版畫等多件作品。

越南胡志明市藝廊 Vin Gallery 展出越南河內藝術家陳仲武 (Trần Trọng Vũ) 說:「我的作品經常專注在顏色與形式間、形式與文字間所觀察到和所感受到的多次對話。」通過文字補充與視覺的超現實,表達與看不見的世界之間進行對話。

菲律賓藝術博覽會為了讓藝術與人們更加親密,於2月14日至23日舉行「10 days of art」的10天藝術節,在馬卡蒂區周圍的酒吧、餐館,甚至百貨公司場所展示公共藝術品、鼓勵藝廊在 The Link 之外舉行藝術講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