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carnival: the sight of gender in Taiwan indigenous contemporary art|靜寂的盛典:台灣原住民當代藝術中的性別視鏡

策展人呂瑋倫說,台灣原住民當代藝術論述自九〇年代發展至今已近三十年,從古老記憶的召喚到山海子民的復返,它像一根巨木獨立於台灣當代藝術的討論之中,卻又經常被置入當前的文化戰略體系裡身居要角。

近十年來,隨著中、新生代創作者的掘起,一種新的語言、新的內容,也伴隨著新的媒材一起出現。2012 年,當東冬.侯溫畫上妖冶眼妝對著另一個穿上傳統族服的自己尖笑狂舞的時候,我們在舞台上看到了第一個模糊了某種疆界的異質身體;2018 年,當林介文透過狹長展間拉出迴廊如子宮、觀眾從兩支大腿中穿越而出,見證的是第一部少女從女人、成為母親的母職敘事。彼時我們方才知道,在原住民陽剛的美學、野性的力量之中與之外,這些陰柔的身體、私密的話語,原來早已在藝術史的大河面上端詳著自己的倒影了。

然而倒影卻不見得總是明晰。當藝術家不再只是反覆召喚與肯認集體的歷史記憶,同時還關乎著私密的生命經驗、個體的殊異認同之時,它們彷若在共同體的搖籃曲中成了一個異音的修辭,跨度自由與禁忌之間,時而可說,時而不可說。

在桃園市原住民族文化會館的展覽《靜寂的盛典 Silent Carnival》藝術家們,幫助我們看見在族群歷史的建構過程中被遺漏的女性記憶、與在野性的肉身之外逡巡迴盪的陰性身體。此外,我們也會看見個人情感與集體生命的難割難捨、若即若離,傷痕被包裝成新的笑語,輕巧散佚;傷痕卻也將硬痂化入了陰性書寫的療癒術 中,分崩離析,脫軌游離。

展期從2月18日到6月17日。
【迷園】|展出藝術家:東冬.侯溫、林安琪

雙重的認同軌跡在藝術家的作品中展開,身影如霧,言語如謎,她/他們為何在「某種」傳統的面前頓足,是不能、是不行、是不敢、還是不願亦步亦趨?在「迷園」裡,她/他們以徬徨姿態忸然前行,卻又堅定自若,宛如正在畫出自己的地景足跡。

2012年,東冬.侯溫以《路的面孔》讓觀眾看到了原住民當代藝術舞台上第一個模糊了某種疆界的異質身體。當他身裹白粉、畫上妖冶眼妝,對著螢幕中穿著傳統族服、跳著男性舞步的自己尖笑、狂舞的時候,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對著自己遲疑、猶豫,並拒絕被定義的身體。兩種認同路徑於此被並置、展開,拒絕成為「傳統男人」的原住民男性還是不是原住民、男性呢?對這樣一個異質的個體來說,「傳統」究竟是什麼?當東冬.侯溫以此猶疑的姿態面對著傳統服下的自己時,他究竟是拒絕了傳統、否定了傳統,還是其實他是以自己的生命,轉身「面對」著傳統?

2019年,當《那些細碎的聲音》以純白的、沒有一絲圖紋的樣態展示在觀眾面前時,我們彷若看到藝術家心中真正的信仰源頭。在沉重的歷史之前、在尖銳的意識形態之前,在所有的紛爭與異化之前,太魯閣族人的傳統精神信仰:Gaya,只是如悠遠的時間之河,無所謂是非對錯,在藝術家的心中發光。當東冬.侯溫在作品的詩句中寫下「何方破敗?何方完美?」之時,我們好似終於為2012年那兩個相互衝突、彼此戲謔的身影,找到了答案。

2014年,我們也在林安琪的《紋面》中看到了相似的猶疑的身影,當她用透明膠帶模仿傳統女性的紋面、並以此封死自己的嘴巴時,我們看到的,究竟是一個正在尋根的少女,還是一個「疑」根的少女?在《紋面》之前,八個電視螢幕反覆播放著八位非全然是生理女性的「女人」掃地的姿態,藝術家名此作為《獨木舟》,然而當掃把如船槳在寧靜展間中刷出紗紗聲響,她們又究竟要滑向何方?如果展間的盡頭所示之「傳統」竟是一張被自己黏在嘴巴上的窒息膠帶、又是一個苦尋不著的深淵陰影,為何她們此際依然願意朝它邁進?

不管是在東冬.侯溫或林安琪的作品裡,我們都看到了某種遲疑頓足的姿態。她/他們從未卸下自己的原住民身分認同,卻在螢幕裡外的跳動、膠帶反覆的撕黏中隱然道出自己生命的質問。對林安琪而言,她依然在尋找她的「根」、探尋著她的「家鄉」,她像浮萍一樣漂流在世界各地、台灣各方,在她的作品裡,我隱隱然見到一個流浪的人,或許正在為她未來的那張生命地景, 輕盈刻下此際左右顧盼的渺小身影。

展場空間照|照片來源:呂瑋倫

如果原住民當代藝術中真的有一支「性/別」的內視鏡,難道它終將只能是一個擾動的畫外音?事實上,印度後殖民理論家荷米.巴巴 (Homi Bhabha) 在 1993 年即試圖指出,後殖民情境是一種「雜揉」(hybridity) 狀態。而若此時原住民藝術家的「性 / 別」政治亦成了一種雜揉性的新辯證,它是否其實還指向了一個更複雜難言的認同曲徑?

於此,當我們來到《靜寂的盛典 Silent Carnival》其中,或許不是一個典型的「盛典」,卻終將在這個複雜的認同曲徑中,體現藝術家的狂放異議與藝術的詩意魔力。當「性 / 別」成為一支內視鏡,在所有的可說與不可說之間,記憶靜寂如長夜,歷史大河中的細碎夢囈,都將復之再起,那些新魂舊魄,就在此際魅然成形。

特別感謝:策展人呂瑋倫、藝術家林安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