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ring the pandemic, how to respond to #Stayhome in art ecosystem (Philippines)|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間,面對鎖國封城,各地藝術生態圈如何反應? (菲律賓篇)

新冠肺炎啟發了世界各地藝術家、插畫家和設計師,幫助大眾理解病毒的真正含義,以及人們避免病毒採取的措施進行了視覺化處理。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在3月12日宣布封鎖首都馬尼拉,以遏制當地疫情蔓延,範圍涵蓋全區16座城市、1座直轄市。同時停止往返麻尼拉國外陸海空交通,禁止公眾集會、執行學校停課一個月等社區隔離政策。近日每天通報的新增確診病例皆達數百起,更在4月3日發表電視談話,表示:「我對軍警下達的命令是…若遭遇麻煩或有人反抗以致危及軍警性命,軍警可將對方開槍射殺。」

於此同時,來自馬尼拉的 Hydra Design Group 創造出一系列視覺設計,探討在 #stayhome 期間如何保持生產力。提醒人們永遠不要忘記,待在家裡是種特權,社會上仍有許多菲律賓貧困家庭因缺乏食品、住宿和安全所需的基本資源而容易受到 COVID-19 的影響。鼓勵大家向 @officialcaritasmanila 之類的慈善機構捐款來幫助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我們幫助的那些人。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Stay safe friends! 💞

A post shared by Uncurated Studio (@uncuratedstudio) on

來自菲律賓南部棉蘭老島的 Uncurated Studio

當科學為社會正義工作

跨領域合作的公共衛生教育計劃《Lockdown Lab》成立於3月15日,是集結藝術家、設計師、醫生、護理師、技術人士、教師等,致力於提供開源解決方案和針對 COVID-19 病毒的創客方法的智囊團。成立初衷,幫助人們了解和意識到這種病毒的嚴重性,自我保護同時,也能幫助社區內貧窮且缺乏社會庇護的遊民。目前響應的機構來自 Pineapple Lab、Bangan Project Space、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Advocates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for the People、UP Science and Society Program 等1,175位成員。

發起人之一,獨立書店 Kwago 的主理人妻卡‧圖瑪麗宛 (Czyka Tumaliuan),她說:「我們認為,共享資源和生存技巧的互助文化將超越這一流行病的蔓延。」社團裡,提供了菲律賓政府公告、MIT《臨床指南》總結的緊急呼吸器通風規格文件 (MIT Emergency Ventilator Specifications) 等資訊,供大家在缺乏資源、禁止出門期間,製作即時性的臨床防護。

成員西蒙·格雷戈里 (Simon Gregory),在板上分享如何使用 arduino pro mini、紫外燈建立一個小型的口罩消毒盒原型。此外,成員們也討論到醫療廢棄物的考量——最終,我們可能需要進行個人防護裝備和醫療廢物處理設施投入更多。

Apple reveals its face shield design by Dezeen

藝術家的居家集體意識

菲律賓藝術家馬克向島嶼城誌表示:「當地也有發起捐款活動,我認為在這場疫情大流行之後,藝術世界將在不久的將來發生很大變化,自從現在沒有人可以去參加藝術博覽會,雙年展和其他活動。」

短短兩個禮拜,菲律賓藝術圈馬上有了應對人道措施、藝術家響應活動陸續出現。我們留意到,其中有個與衛生紙相關的可愛計劃《Paper Panic Project》,其實比起衛生紙在許多國家地區形成恐慌與搶購潮,菲律賓人更常使用坐浴盆和水桶儲水清洗 (bidet and tabo)。計劃背後發起的策展人告訴我們,《Paper Panic Project》是個當今時代的體現,讓生活回歸到「我」與「我們」,表現了城市處於封鎖狀態時的日常工作,以及使每個人都處於疫情流行當前的邊緣想法。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By @neeleopalvarez #poeleenalvarez © 2020 by the artist

A post shared by Paper Panic (@paper_panic_project) on

衛生紙是常見的家用物品,很容易在屋內取得,易碎且可拋棄,同時具有實用性和個人性。響應藝術家以收集在薄紙或衛生紙上的作品作為時間記錄,呈現一種使用視覺語言記錄發生的事件日誌,包括疫情期間的繪畫、插畫、動畫和影片。

目前為止,有200位藝術家、設計師、插畫家參與。《Paper Panic Project》歡迎全世界藝術家現處封鎖、孤立、與世隔絕之餘,仍然在腦袋中擁有集體意識。正是在這個危機時刻,我們試圖更加團結互相支持,尤其是最需要的人。

生活將回到基礎面向,我們可以聽到更多鳥鳴、觀賞自然,還有那些過去10年所未見的。回到人與人之間的照護價值。所有的前線人員都是從事護理,醫生,護士,看門人,送貨員,超市員工等工作的人。希望在此之後我們可以創造一個新的更好的藝術世界。

推薦閱讀:During the pandemic, how to respond to #Stayhome in art ecosystem (Indonesia)|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間,面對鎖國封城,各地藝術生態圈如何反應? (印尼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