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art+] Podcast with Seeding Future: the distance between rainforest and us|[HOW藝術+] 播客_未來種子: 熱帶雨林與我們的距離

視覺設計|© 昊美術館

作為昊美術館2020年的公共教育全新系列活動之一,“HOW藝術+” 將以藝術為基點,連接多領域學科領頭人,形成跨學科項目網絡。不同學科,不同觀點,都將與藝術產生奇妙的化學反應,讓藝術突破人與人、與社會、與美術館之間被迫設立的物理邊界,達成精神共聯,通過藝術汲取力量。

點擊收聽 >>> 聽雨林|© 昊美術館

點開音頻,閉上眼睛,想像你隻身站立在被青苔與木耳爬滿的樹幹上試圖安穩腳步,身邊包圍的是一片密林與蟬鳴,陽光穿透樹與樹之間的縫隙,底下泥濘與落葉交疊,氣味濃烈而又清新,遠方枝頭有犀鳥回眸、蟒蛇盤踞,長臂猿忽高忽低的鳴叫聲貫徹四方。在雨林中,居民們各自隱蔽,聲音成為了五感的主宰。

每個人對於雨林的想像都有所不同,你可能有點害怕,也可能心馳神往,或許你不知道,每一日你從早到晚使用的產品、攝取的營養、做出的選擇,可能都來自雨林,也會影響雨林。無論是從生態、文化或者是社會經濟面,雨林早已用各種不同的方式(被)存在於你的生活中,與你融為一體。

《未來種子—熱帶雨林研究調查計劃》是由細着藝術發起的環境實驗性計畫,邀請策展人、藝術家、設計師、科學家、記者、研究員共同組成,一起前往位於赤道0度到北緯3度之間的熱帶雨林,進行「藝術+科學+環境」的跨領域合作。

2019年,該計劃成員前往熱帶雨林列由澤生態系統 (Leuser Ecosystem),與研究紅毛猩猩、蝴蝶、鳥類的國際研究員、森林保護者碰撞,思考環境與生態的可持續性,閱讀資料庫數據,試著思考與解決現有問題。大家可從影像、錄像、藝術家創作、出版品等了解我們自身看待環境、氣候變遷議題的再現。

一名成員說道:「雨林的議題實際上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在全球化浪潮下,我們的每一個選擇都會產生蝴蝶效應,也正是因為如此,我們更該懂得珍惜每一分資源。很期待藝術家們長期進駐研究站,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應與火花。」

植物採集研究員陳科廷:「雨林計劃終於成型了,真實一瞥了雨林樣貌,看到研究人員、工作人員與雨林的生活狀態。雨林不是只被保護的,也可以是共生的環境。」


進入熱帶雨林花絮|影片剪輯:Howart+ 團隊|© 昊美術館

李依佩
細着藝術 策展人
張筱翎
未來種子 成員
陳科廷
未來種子 成員
巴格斯‧潘得佳
印尼 新媒體裝置藝術家
伊拉罕‧胡答亞‧雲拿迪
HAkA 傳播經理

點擊收聽 >>> HOW藝術+ | Vol.3 未來種子:熱帶雨林與我們的距離|© 昊美術館

01|東南亞當代藝術中的生態思考與文化實踐

(李依佩) 大約是從2008年開始專注於東南亞當代藝術範疇,最早是關注60年代後的藝術家如何受西方美術教育,進入當代藝術領域,後來大部分的計劃就比較多是圍繞在社會議題處理、多元族群文化交流、以及藝術之於社會影響力的實踐。

起初,植物園在亞洲的出現,是源自西方國家在殖民時期,對一個地區蒐集各類植物、栽種,提供學術研究或觀賞的功能。從登陸、殖民到解放,有許多重要的歷史事件,直接或間接的造成環境很大影響。冷戰期間,當時美國將化學橘劑投放到越南中部省份。在一周之內,這種有毒的脫葉劑使整個森林生活陷於癱瘓,僅留下了一層外殼。當燒焦的樹木和地面無法再吸收大雨時,洪水和泥石流增加,產生了影響。歷經災難性的人為破壞。

東南亞藝術家開始創作與環境相關的作品,我的觀察是近10年左右,他們對環境議題意識慢慢提高,逐漸在創作中重視科普與藝術的跨學科合作研究。

越南河內的影像實驗室 Doclab 在去年播放了藝術家阮芳玲 (Phương Linh Nguyễn) 的《盲象的記憶》Memory of the Blind Elephant (2016),研究法國殖民主義者在越南中南部種植橡膠樹的情況。通過沉默見證者的一頭老年大象的眼睛看出去的古老種植園,講述原住民與土地景觀的變化而發生的社會動盪,揭露了殖民主義和奴隸制的人類歷史。

另外,我跟許多藝術家一樣,深受德國藝術家約瑟夫 · 博伊斯的《7,000棵橡樹》作品影響。因為這件作品在20世紀尾聲,是件非常重要的前衛公共藝術。我們都知道約瑟夫 · 博伊斯是一位環境保護運動積極分子,他的作品同時關注自然和社會,把感受轉換成對藝術或社會的思考,使 “人人都能是藝術家”。在7,000次種植橡樹過程中,讓人與所處的環境產生了必要的連結。不論你在城市或郊區、海邊或山村,我們都有某種延續性的環境課題,等待我們去處理。

(巴格斯 ‧ 潘得佳) 從我的藝術實踐來看,在現代化進程下,人們將環境資源視為一種商品,這些價值和價格標籤使人類決定和改變森林的功能。商人的錢創造了類似土地所有權的東西,讓他們覺得可以用它做任何事。我從杜克大學研究小組讀到一本學術期刊,關於棕櫚油種植導致的森林砍伐增長,這使我對這個問題產生了憂慮。還有我的妻子,她一直對猩猩很著迷,這是她最喜歡的野生動物之一,因為她關注進化學。紅毛猩猩的DNA有97%和人類相似,這意味著人類與他們有著深厚的天然聯繫,保護他們的生命是我們的責任。通過藝術實踐,我們想從另一個角度去接觸受眾,我不知道這項工作是否能提供任何解決方案,只能跟隨我們的直覺,我們的關注,使其成為一個藝術裝置。

  • 巴格斯‧潘得佳|來自棕櫚樹中的仿真綠|2019|© Art Jog
  • 巴格斯‧潘得佳|來自棕櫚樹中的仿真綠|2019|© Art Jog
  • 巴格斯‧潘得佳|來自棕櫚樹中的仿真綠|2019|© Art Jog
  • 巴格斯‧潘得佳|來自棕櫚樹中的仿真綠|2019|© Art Jog
  • 巴格斯‧潘得佳|來自棕櫚樹中的仿真綠|2019|© Art Jog

(張筱翎) 我接觸到藝術回應環境生態的計劃是在2015年我進入竹圍工作室後開始的,我的角色是作為一個推動媒合的中介者,試著營造機會、情境和資源給予進駐者,創造更多討論的空間。對我來說,文化的成長是基於人類如何看待和對待所處環境。環境與生態的保育,其實是一個很矛盾且掙扎的過程,我們時常所求的就是為有緣人種下一顆「意識」的種子,這顆種子告訴你,自然不是僅僅提供資源,而是一切,包含文化的基礎和本質,也讓你意識到自己是其中的一份子。我自己都不敢說對環境生態議題有相當深的了解,但我相信要讓這顆種子發芽,必須從「參與」和「感受」開始。我認為藝術能夠做到這件事,藝術常常能夠從你的五感之內,認知之外,用很溫柔、或衝擊、或幽默的方式澆灌你的天頂蓋,引導你思考和回應,而在這之中的交會又能夠揚起更多水花。


02|在你的研究或作品中是從什麼觀念切入表現其藝術性的?

(李依佩) 我平時喜歡接近大自然,感受天地之間的宏偉,對比人類渺小,讓我的思考有了很大的衝擊與翻轉。唸書期間,是學經濟與服裝設計,因此在策劃的展覽或計劃中,我會從個體經濟學角度,探討個體與其他個體間的觀點。同時,我認為藝術其實一直在處理『反映真實』的議題跟過程,透過美學,還原一個真實有感知的社會,才能促使有意義的行動獲得多人關注和參與,「讓人人都能成為藝術家」成為現實的境界邁進。

2017年,參與了韓國私人美術館 Total museum 在印尼泗水的蠟染計劃,策展人 Natalie shin 邀請了運動員、建築師、攝影師、平面設計師、藝術家等人前往偏遠社區,與蠟染社區學校的主持人和學生交流。一方面,我們跟著當地人學習認識植物,使用天然染料,完成蠟染技法。另一方面,多元背景的組成,讓我們可以 “交換” 某些技能給當地人,好比使用家庭式縫紉機、如何玩寒帶國家才有的冰壺運動、如何思考文化與藝術對社會影響、永續經營是個什麼樣的生態樣貌。

2018年,和印尼藝術家 Aliansyah caniago,在台北植物園共同策劃一場公眾參與的行為裝置藝術。我們以樟樹作為概念,他的家鄉在蘇門答臘島,荷蘭東印度公司時期,樟樹提煉出來的樟腦比黃金還珍貴,當時的樟腦製品從印尼運送到荷蘭,銷售到全歐洲,以至於樟樹被開墾到幾乎絕種了,對藝術家來說,是個消逝的歷史記憶。而台灣的樟樹是在日本殖民時期,變成主要出口產品輸出到日本。我們的合作,讓藝術家發現樟樹仍然真實存在,同時試圖拼湊一個樟樹的亞洲貿易史。

計劃過程中,我們拜訪台灣日據時期古法提煉的樟腦工廠,使用榨完油的廢棄木碎,模擬植物園一棵最老的樟樹,進行行為藝術拼湊一棵無根的樹。植物園是一般民眾心中最完美的公園,所以當他們來運動、散步、賞花鳥的時候,會被樟木殘留的香味吸引而來,進而好奇我們的藝術概念。藝術家的駐地參與創作,幫助我們了解所處的當下時空意義,並對植物園作為博物館教育機構,有某種藝術性的體現。

這兩個計劃,對我來說,都隱含了人類許多文化基礎和消費行為是來自環境資源,且人類的思考性與集體行為都會影響環境的未來發展。在印尼熱帶雨林計劃,我希望它可以持續至少3-5年之久。從中參與的人,不僅是作為藝術家或觀察員,或者其他專業領域工作者,而是重新思考,關於居住空間、產業行為、人與土地,甚至是環境保育議題。此外,從這樣的角度出發,將不在是個人情感抒發、或單體間的關係,其實它會産生群體中的某種凝聚力,讓跨學科、跨國界、跟跨文化的實踐交流順其自然發生。換言之,不再是人類主宰環境發展,而是由自然環境形塑人類行為的景觀翻轉。

(陳科廷) 我是植物與民族的研究者,近年來我更認為就新世代更強調生態的多樣性、還有它的永續循環,其實也意味著更多領域試著跨越自己的邊界與它者合作。像我在植物病理研究所所研究的對像是地衣,他是一種跨域的生物界,就像是個共生體,組合真菌與藻類,各取所需、相互協助生活。之後轉到民族植物領域時,也開始接觸到更多關於人文的議題,例如說在部落調查人與植物的關係,也研究了他們使用的用途及信仰,也從原本的科學背景接觸人文觀點。

這些混和領域的研究也反映在我的作品上,例如在台北植物園的日式庭園、展示間「南門町三二三」的展覽《時間樣本》當中,就是想透過轉化科學數據來討論時間的不同面向。

在台東蘭嶼駐村的作品《帶 Carry》重新討論田野,回到做民族植物研究的場域、重回研究對象植物 – 芋、人 – 達悟族和他們的生活,試著加入藝術討論人與植物如何共同移動遷徙。另外也包含了,我在正在執行中的台北市社會住宅公共藝術計劃《家庭發酵室》,也是希望用一種生態的觀點討論 “人 – 環境 – 菌種” 的相互影響與改變。

03|熱帶雨林與挑戰與機遇

(李依佩)《未來種子:熱帶雨林調查研究計劃》的起源,要感謝印尼藝術家與其朋友促成,讓我們有機會前往生物多樣性相當豐富的列由澤生態系統 (Leuser ecosystem),那邊整體佔地260萬公頃,相當於黃石公園的三倍大,是蘇門答臘島最大的雨林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

HAkA 作為非政府組織的環境保育機構,不斷平衡人類行為與自然破壞;當研究機構沉浸在一個這麼龐大的自然生態系統,絕對有非常多的細節工作,需要花費長時間經營,在這裡的事件幾乎都取決於自發性。

對細着藝術來說,跨學科到與環境領域相關的實驗性藝術計劃,是第一次。作為該計劃主持人和策展人,我其實是帶著興奮,試著處理當代藝術範疇中的「藝術性與再現」,從植物學家的人類學民族誌思維、國際駐村機構的環境議題處理脈絡、紅毛猩猩與植物研究員探索的自然之美當中,處理感受、聽覺、視覺、和文字再現,以及作為一種短暫駐村的人文景觀在線。

由於進入熱帶雨林前,我們留意到,生態系統的主要破壞來自於經濟作物油棕田快速擴張,當地人為了生存,貨幣經濟使得居民選擇交出最寶貴的自然資源。我們了解收復後的油棕田如何恢復回再生林、將土地劃分出苗圃、帶著我們到鄰近的收復地種樹,一片數公頃的森林再生需要至少2、30年以上時間。但因為人類的一秒口腹之欲,幾乎遺忘了背後付出的代價。這也觸發了我們開始探討「雨林其實離你並不遠」這樣的想法,雨林在我們的日常生活哪些地方留下了痕跡?試著想想,平常你在煮飯,使用到的肉荳蔻、丁香、肉桂、胡椒、香草、油棕、椰子、咖啡、可可。日常生活中的橡膠、柚木、紫檀、藥品、石油、礦物,還有在雨林生活的人民為了生存進入工廠製造出的衣服、鞋子、電子產品。我想,講到這裡,不用特別去提「環境保育」四個字,想像力已經帶我們到更深的層次去思考了。

(巴格斯 ‧ 潘得佳) 我之所以選擇雨林作為作品概念,是因為它是印尼的主要環境構成,但森林砍伐問題卻沒有那麼多的關注,人們完全忽視了雨林的現狀。國家基礎設施建設是過去十年的主要項目之一,採礦活動和棕櫚油工業是印尼農村收入的重要貢獻者。開墾石油種植園的土地,主要是通過燒毀森林來完成的,這樣更有效,更便宜,但是對環境卻非常糟糕。如此之多的雨林物種失去了它們的棲息地,對生活在雨林附近的人來說,他們必須處理煙霧,這也造成了健康問題。目前的挑戰是如何建立對雨林重要性的認知,如何使雨林比開採資源和棕櫚油更有價值。很多非政府組織已經開始了這項行動,但真的很難。環境保護很重要,我們必須與環境共存,而不是削減和開發環境,在我們的未來,它比鑽石更有價值。

(陳科廷) 印尼蘇門答臘的熱帶雨林讓我最著迷之處,除了生物的複雜多樣與相互依存緊密交織的關係外,其實是人在熱帶雨林當中所扮演的角色。其中 Soraya 研究站,看到次生的森林樣態,驚訝地發現在經歷伐木、油棕種植的人為迫害後,自然可以在很短暫時間內,如何在去除人為破壞干擾後,以驚人的速度自行修復,也看到研究員透過收復油棕田,種植熱帶果樹,用人為力量讓生態恢復平衡,也看到不同研究員在環境中,不同協作,感受到人在生態這個網絡中是不能被去除的,我們只是其中一個小部分,絕不可能是環境的主宰者。人的影響會牽動其他生物,而生態依舊會持續變動,盡可能達到動態的平衡。人的影響不可能完全去除,而是盡可能將變動降低。也希望透過當地的原住民因為與自然的關係緊密,有更在地適切的生態智慧能分享,用於生態保育。

拆除列由澤生態系統中的陷阱|© Junaidi Hanafiah/FKL

(張筱翎) 這次旅程中,各種事對我來說都很神奇,比如一大早在後院發現一隻猴子跟我一樣邊打呵欠邊走出來,對到眼,然後被彼此嚇到,或是坐在船上把手伸進水里感受水花的清涼,結果發現前面有一隻鱷魚在休息。我的日常和雨林的日常此時形成了一種極強烈的對比。最深刻的挑戰其實是對於自我的認知,包含身體的訓練以及逆向思維的練習,每天我們進到雨林中,我才發現原來我和自己的身體這麼不熟悉,也不知道該如何妥善運用跟照顧它,但是身體本能的適應和學習比我思考得還要快,在幾個小時內,就能拋開很多恐懼跟肢體不協調,能夠走獨木橋,能夠閃避沼澤,跟著紅毛猩猩研究員就近觀察,能夠和夥伴們互助合作,這是我坐在辦公室從沒體驗的事情,我平常全身上下動得最快的應該就是敲擊鍵盤的手指吧。在旅程中,每一天我都紀錄下雨林和研究站內的各種聲音,長臂猿、犀鳥、溪流、呼喚、掃地、彈吉他的聲音,並幫他們做註解,在雨林內乍看之下一片綠,大家各自隱蔽,聲音成了感官的主宰,翻轉了我每天在城市裡接受到的視覺刺激,帶給我很多靈感。

我們常說的「環境保育」其實是以人為大的出發點去處理,環境彷彿只能任人宰割,但在雨林內,人類為了生存和了解自然,把自己縮小、依附、融入,就像是一粒鹽巴跳入海裡那樣。這些事情即便以前知道,但沒有真正體驗過,是很難了解的,自然能夠教給你的不只是怎麼用這些材料、怎麼發展文明,而是更多關於你怎麼看待自己和世界的關係。

FKL 森林保衛隊|© Carter Kirilenko/FKL

(伊拉罕|HAkA) 從小到大,我一直對森林很著迷。我聽著那些籠罩著神秘色彩的傳說長大:關於森林的故事,關於野生動物的故事……祖父母給我講的故事常常與保護野生動物相關:敬重造物,森林是我們生活的原初。後來,我大部分時間都生活在國外,所以這些故事幾乎快要被遺忘了。但是,它們已經內化為一種環保的生活方式,存在於我的意識裡。當我在 HAkA 開始做社交媒體助理時,那些祖父母講給我聽的故事又重新浮現在腦海中。

在加入 HAkA 之前,熱帶雨林和野生動物們只是在向我訴說故事,加入 HAkA 之後,我有機會走進森林中,過上那種天然的,我年少時曾痴迷的生活。森林漫步能給你一種獨特而難以言說的靈光和能量,這種體驗能帶來心靈與生態環境之間微妙的平衡,同時也能為生活帶來全新的理解。你想,山澗流水,新鮮空氣,野生動物,它們其實都在我們的生活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我們有責任在自保的同時也保護其他生物,可以是以生態友好的方式生活,可以是減少塑料袋的使用,也可以是書寫和保護環境相關的故事,甚至是親身參加到野生動物和其棲息地的保護中去。

04|環境保育中的跨文化傳播

(李依佩) 環境保育有很多傳播的方向和受眾,以藝術為核心的計劃對我來說,其實是在處理『反映真實』的過程,它也是一個溫柔的媒介,可以將嚴肅或僵化的議題,透過美學形式與力量呈現在大眾面前,體現環境議題的核心影響力。

因為跨學科的合作多樣性,也提高了我們解釋這個項目的複雜度。從這樣的角度出發,將不再是個人情感抒發、或單體關係,我們會開始注重群體協力合作,可以帶給創作者更豐沛的靈感、增加參與者的生命體驗,刺激彼此探索人與自然與社會中細膩的訊息。

在往後藝術計劃過程中,我會盡可能關注人與環境思考:一是「這是否對環境友善」,二是「藝術能否在社會與自然系統循環中發揮功能」。第一個想法能幫助我們收斂,這包含了「我們是誰、做什麼、如何做、為什麼做、在什麼時間點做」。第二個想法經常幫助我判斷,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好比說,策劃展覽或作品的同時,藝術有沒有可能在另一個領域,對另一群人也同時產生影響力。如果有,那麼就可以大膽地去實踐這種可能性,試著以某種美學教育的角度,為社會貢獻一己之力。

另外,希望疫情盡快平息,讓今年熱帶雨林之旅得以延續,因為我們希望可以從植物標本採集探討環境發言,透過標本作為分類學和生態學的重要證據,從生物藝術帶出人類重新與土地連結的互動過程,進而與菲律賓和新加坡當地藝術社群交流。

研究站的紅毛猩猩|© 王鈺瑩

(伊拉罕|HAkA) 在印尼,利用藝術作為載體來引起對環保問題的關注和實際保護在是存在差距的,目前這種方式也並不普遍。在當前的語境中,藝術被定義為一系列事物,比如繪畫、雕塑、攝影等。在攝影和錄像方面,我認為許多人為推動環境保護問題做出了貢獻。但在繪畫、雕塑或漫畫等其他領域仍然是缺乏的。藝術是一種工具,我相信它可以激發和触動人們對許多不同問題的感情與思考。你看,如果讓更多的藝術家走進森林,創造可以講故事的藝術,並用藝術作為交流社會和環境問題的一種手段,我堅信,這種方式將長遠地推動環保事業,並且能鼓勵更多個體加入其中。

(張筱翎) 我們這次探討雨林的其中一條主線就是「雨林其實離你並不遠」。你的每一次行動,都會促成某一種結果,而那個結果又會回過頭成為一個因,這樣永不止息的循環,其實也發生在藝術和其它領域交會結合的瞬間。我想有很多藝術工作者本身的背景就具備跨領域和跨文化的特質,無論是著重在藝術,還是另一個方向,跨領域溝通可以帶給創作者更多的靈感和對於環境的關懷,比如你想探討的議題層次、用什麼態度和方式去切入、在什麼地點、選擇用什麼材料、和哪些人合作或建立關係。在涉及到環境生態議題,每一個選擇都會變得非常重要且敏感,透過跨領域合作能夠幫助創作者傳遞更深層細膩的訊息,每一個參與者的觀看或回應也都會成就一次跨領域的溝通。如果以藝術駐村的角度看待這件事,其實透過連結去幫助創作者和他們觸及的對象得到新的刺激和交流,就是我們的初衷和目標。

掃描右側二維碼,收聽本期 HOW 藝術+
《未來種子:熱帶雨林與我們的距離》雲端對談內容


延伸閱讀:
HOW Online Tour | 約瑟夫 · 博伊斯
HOW 約瑟夫 · 博伊斯|為何他如此重要?
HOW 約瑟夫 · 博伊斯|《如何向死兔子講解繪畫》
HOW 一千零一夜 | vol.3 重回激浪!戴氈帽的博伊斯先生
HOW 藝術|那《7000棵橡樹》


簡介:

細着藝術|我們是漫遊者,細⼼觀察周圍環境,漫步前衛漫遊當代。
⾃2008年起⻓期關注東南亞當代藝術⼈⽂景觀。成⽴於2015年,不斷地提供和創造各種實驗性⽂化實踐與跨界合作可能性。從科技背景、產業連結,及國籍專業藝術顧問等的⽀持,讓每個⼈都有機會發揮⾃⼰的熱情與專業,盡⼒達成⼈⽂關懷、⽂化素養累積和藝術⽆國界分享。⽣活在藝術無所不在的環境。

上海藝平台主要針對上海區域的當代藝術社群,目前已有8000名群成員。成員主要為藝術家、藝術機構從業者(美術館、畫廊、藝術媒體等機構)、藝術愛好者以及其他文化領域相關人員。藝平台旨在推動當代藝術的跨專業、跨界融合,讓更多藝術專業人士、機構與非藝術專業人士、機構進行思想碰撞、多學科交流,在實現共同創造的同時也不忘獨立思考。

HOW藝術+,由昊美術館公共教育部發起,以藝術為基點,連接多領域學科領頭人,形成跨學科項目網絡。跨學科涵蓋科學/醫學/心理學/生物/建築/物理/能源/環境等。不同學科,不同觀點,都將與藝術產生奇妙的化學反應。


特別感謝:

海報設計|Helen、英語翻譯|Huiwen、視頻製作|Murphy
系列策劃 & 音頻製作 & 文字整理|Jolie、編輯|Yuru

地址:上海市祖沖之路2277弄1號
官網:www.howartmuseum.or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