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Dream of Singapore: the modern-day slavery and humanitarianism of Bangladesh and Singapore|《我的新加坡夢》從孟加拉國到新加坡獅城的現代奴隸與人道主義

4月20日《彭博社》最新報導,新加坡創下單日新增確診人數1,426人,總確診人數超過8,000人。自4月16日起,新加坡確診數連日暴增,爆發移工宿舍群聚感染;4月18日新增942人確診,曾創單日確診新高。媒體分析,星國抗疫工作有5大弱點,其中包括高密度移工宿舍、違反社交距離、老人安養院、兒童照顧中心及幼兒園,以及職場等。

新加坡43處專供移工的宿舍,已有19處出現群聚感染,超過2,000人確診;這19個裡面又有12個已被政府劃為隔離區,意即裡面所有的移工都必須在房間內隔離14天。截至4月16日止,S11榜鵝外籍勞工宿舍是目前最大的感染群,共979人確診。

根據《南華早報》稍早報導,許多移工面臨新冠肺炎的停工情況,造成勞工糾紛、存亡未卜之際,加上移工宿舍的群聚感染,使新加坡政府正面臨最大的挑戰之一。新加坡導演雷遠彬日前參加柏林影展,《我的新加坡夢》入選全景單元,從抒情角度出發,喚醒了社會關注孟加拉國大批移工的現代奴隸制與人道關懷。


紀錄片劇照|照片來源:《我的新加坡夢》團隊

鏡頭畫面出現前,我被新加坡著名的城市夜景濱海灣花園所吸引;下個鏡頭畫面,已經移動到孟加拉的鄉村稻米田,有七名男子正在收割稻米;再下一秒,便回到了你我熟悉的建築配色與英式窗戶;這是新加坡歷史建築街區常見的設計,住在這樣的社區屋子裡頭,居民半身倚靠在矮陽台,抽著菸、喝著啤酒、看著人來人往或夜深人靜的街道,思索著人生…


移工夢寐以求的是什麼? 他們有和我們一樣的夢想嗎?

我夢見他們的新加坡,那裡的生活怎麼樣?

我夢想著我的新加坡,臨時工建造、但無法留在家裡的家。

新加坡可能是什麼? 為什麼現實與我們的夢想如此不同?

我們出生在一個地方。我們希望待在那裡,或去到另一個地方,可能是一段時間,或是永遠。

我們不都是移民嗎? 那麼,在哪裡可以找到同情心呢?

紀錄片劇照|星期天的小印度區,實龍崗路 (Serangoon Road)|照片來源:《我的新加坡夢》團隊

紀錄片《我的新加坡夢》預告片

紀錄片《我的新加坡夢》從抒情角度出發,由移工費羅茲 (Feroz) 與社會工作者郭超明 (Ethan Guo) 的互動,觀察到兩地之間的勞動與城市生活景觀。他們破碎的身體、堅硬的面孔,被監視的宿舍以及龐大的建築工地,這些工地構成了從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到亞洲最富有的國家的移民勞動力。

新加坡人口約560萬,四分之一屬於移民,目前約有15萬孟加拉國的低薪移工,在此從事建築、造船廠或清潔類型的勞力產業。從孟加拉國到新加坡的移工需要支付一筆1萬5千新加坡幣,(約10,730美元,33萬台幣) 可觀的移民招聘費用 (Migration fee),獲得工作機會。這筆費用會被招聘人員、代理仲介、移民局等中間機構吸收,使得孟加拉國的農民工往往需要出售土地或重要物品換取這個『未來機會』。

然而,我們必須知道,新加坡目前是沒有最低工資的法規,孟加拉移工的基本工資大多在300至600元新加坡幣 (約6,300至12,700元台幣),需要2-3年才能回收前期投資成本。如果他們不幸失業或離職,新加坡法規通常會立刻遣返他們回國,若想返回新加坡,則必須重新繳交相同費用。每年,有6萬5千名孟加拉國移工來此追尋他們的『新加坡夢』。

抵達新加坡的孟加拉移工,生活的挑戰才剛開始,因為他們面臨著社會巨大的歧視。2013年來自印度金奈的一名建築工人被公車撞死,在小印度區引起暴動。過去40年的公共暴力事件,使新加坡政府制定了新的國家政策 − 增加警察動員、CCTV監控,以及限制商店酒水販售,儘管大多數的孟加拉人信奉穆斯林,滴酒不沾。

2015-16年,ISIS 主義興起,35名孟加拉移工因涉嫌介入恐怖主義而被新加坡政府驅逐出境。此次大規模的拘留動作,使來自南亞的孟加拉成為社會間聞風色膽的名詞。孟加拉語 Banglah 也經常被認為與各種貶義性刻板印象連結。

可是,孟加拉語詩人、音樂家拉賓德拉納特·泰戈爾 (Rabindranath Tagore)、電影導演蘇巴什·杜塔 (Subhash Dutta)、音樂家聖拉隆·沙 (Lalon Shah),仍為新加坡的移工們做出各種文化類貢獻,如舉辦移工詩歌比賽、籌組新加坡移工樂隊,使他們人在異鄉,仍感受家鄉溫暖。

4月19日,新加坡電影院「The Projector」邀請非營利組織「TWC2 客工亦重」總經理郭超明、2018年移工詩歌比賽,來自孟加拉國的 Ripon Chowdhury,在臉書上進行直播,討論紀錄片《我的新加坡夢》及移工現況。

了解更多移工訊息,前往資助:
http://twc2.org.sg/getinvolved/donate/
http://twc2.org.sg/getinvolved/volunteer/
https://www.giving.sg/twc2/topup
https://www.giving.sg/campaigns/homeforall-migrants
https://www.objectifs.com.sg/for-our-migrant-workers

特別感謝:許達偉 Dan Koh、張健文 Kin Man Cheong


關於導演:
雷遠彬 LEI Yuan Bin (同時以英譯 Looi Wan Ping 為多個項目擔任攝影指導、剪接師)。
2016 Berlinale Talents 校友、製作公司 13 Little Pictures 的創辦人之一,2012年獲得新加坡藝術理事會頒發的青年藝術獎。
拍攝劇情片《 白色時光 WHITE DAYS》、《Fundamentally Happy》、《一舞念任航 A Dance for Ren Hang》,以及紀錄片《03-FLATS》、《我的新加坡夢 I dream of Singapore》。

關於電影《我的新加坡夢 I dream of Singapore》:
片長:79分鐘
語言:孟加拉語、英語、中文 (閩南話)
全球首映:2019 新加坡國際電影節
新加坡首映:The Projector 影院
國際競賽: 2020 柏林影展 全景單元
Facebook:I dream of Singapore

導演:雷遠彬 LEI Yuan Bin
製作人:許達偉 Dan Koh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