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es Turrell: the poet floating down from heaven to greet the light and skyspace|詹姆斯·特瑞爾: 在光與天空之間漫舞的詩人

祖母,他們待會準備要做什麼呢?」
『再等一會兒,我們將要進去迎接光明。』

詹姆斯·特瑞爾 James Turrell

:: 關於藝術家|About artist ::

上述引言是1943年出生於美國的詹姆斯·特瑞爾 (James Turrell) 在他5歲左右,第一次對光與人的關係產生好奇而與祖母的對話,影響了他對光的早期迷戀。往後餘生,他便不斷地探索和解答這個問題,擴展和增強了觀衆對世界的感知,最終成為當今世界公認「光與空間」的裝置藝術大師。

在視覺體驗中,光線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媒介元素。它既沒有具象形體,又飄忽不定,卻能 “可視化” 地呈現在任何介質上。通過它,觀眾得以游離於現實與想像之間 —「反射」洞見真實的大千世界,「折射」難以企及的虛幻海市蜃樓。

在神學領域,光是最初的啟示與福音,是上帝創造的原初產物之一;在科學領域,光和其他形式的能量,還有身體裡每個原子都是以粒子和波的形式存的「波粒二象性 (wave-particle duality)」,提供了其作為特殊媒介的可能性;在宗教藝術領域,早期的預言家們通過「光」來喻示「神啟」。

詹姆斯·特瑞爾在羅丹火山口 (Roden Crater)|1977|Arizona, USA|©2020 James Turrell

詹姆斯·特瑞爾能有非凡成就,與其父母和成長經歷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作為純正宗教信仰的航天工程師和專業醫療師的孩子,他積澱了獨特的文化經驗,並在16歲那年獲得美國飛機駕駛執照。當時強烈反對越戰的特瑞爾,轉而進入大學修習感知心理學、甘茲菲爾德效應 (Ganzfeld effect:即當人們盯著一片無差別顏色看時,大腦會通過放大神經元噪音來尋找缺失的視覺信號,甚至造成感知變化出現幻覺)、數學、地質學和天文學,後投身於 “” 的藝術項目與創作。

詹姆斯·特瑞爾不僅是名藝術家,更是名 “光之魔術師”。他拓寬了傳統意義中所謂的藝術主體,衝破了架上畫布或實物雕塑等媒介的限制,使作品不再局限於顏料或泥塑等物質帶來的視覺體驗,而使藝術本身逐漸轉換成為一種「當下經歷」和「沉浸體驗」。

身處特瑞爾的光影世界中,觀者常常會感知遁入了「無時間。無地點。甚至真空」的 “平行世界” 中,這種全新、且整個身心被轉移的體驗,幾乎對所有人來說都是陌生的:在似真似幻的情境中,感知與記憶統統消失;但又感覺此刻的自己,悲歡交融。彷彿「光」在剝離你的感覺,但同時「你」也在吞噬著光。

栗樹山貴格會聚會所 Quaker Meeting House|2013|Philadelphia, USA|©James Bradberry Architects

:: 藝術家作品|Artist work ::

▼ 投影系列 (Projection Pieces)|1966-1969 ▼
▼ 淺空間系列 (Shallow Space Construction)|1969-至今 ▼
▼ 楔形空間系列 (Wedgeworks)|1974-2001 ▼
▼ 全域裝置系列 (Ganzfelds)|1976-至今 ▼
▼ 玻璃系列 (Glass Series)|2006-至今 ▼


¶ ¶ 投影系列 (Projection Pieces)|1966-1969

1960年代,特瑞爾早期的創作靈感來自於柏拉圖的洞穴寓言 (The allegory of the cave) — 從凝視觀看、忘卻語言,到進入神遊的純粹思考狀態。觀賞早期的《投影系列》作品過程中,觀眾會看到一個懸浮的三維幾何發光體,它產生於預先設置在牆角的投影儀光束。藝術家通過特定的角度與形狀投射,模糊了二維與三維之間的「視覺界限」;儘管實際上它們 “沒有實體、沒有圖像、沒有焦點”,這一投射方式仍使得光線具有著雕塑般厚重實體的存在感。特瑞爾稱自己的藝術為感知藝術,這使他的作品浸染上了一層古典經驗主義哲學的主觀色彩 — 存在即合理、存在即被感知。

如果我們向懸浮的發光體走近,會驚奇地發現原來它是由兩束光交融所創造出來的幻象。由於光束強烈且空間昏暗,這個幾何發光體彷彿是從牆角生長出來的有機體般,無需借助任何媒介或工具而獨立存在。好比 Afrum I (White),我們可以把它看作是個「三維」立體物體,時而向我們靠近,時而又向牆內回縮;同時,它也可以被看作成「二維」平面不規則六角形,忽明忽暗。因為深受感官心理學影響,特瑞爾相信 — 視覺體驗是一個不穩定的、持續變化的過程,最終呈現的結果和判斷取決於我們的大腦想讓我們看到什麼。

¶¶ 淺空間系列 (Shallow Space Construction)|1969-至今

不同於上述被弱化了具象形態的空間,在黑暗中消融的牆面和看似二維實則三維的《投影系列》“虛幻” 物體,《淺空間構造系列》恰恰相反;當觀眾邁入展廳,視覺上看到的是被彩光照亮的「三維空間」,然而單一的顏色讓三維空間凹陷成了二維平面的效果,使整個空間看上去像張巨型的彩色紙。強白光照射著建築本身的四側牆縫,與此同時,被強光圍繞著的黑暗牆面彷彿躍出了原在平面,離觀者更近了一步。

特瑞爾的裝置作品了不起地方在於,人們感覺不到「發光源」的存在,甚至感覺不到其他物件的存在 — 連影子都沒有,只能看到似有若無的無盡光。「我使用光的方法是將它隔離出來,並不做過多的處理。」特瑞爾如是說。他不會用激烈頻閃或複雜色彩去刺激觀眾的眼睛,而是剝出光本來的樣子

¶ 楔形空間系列 (Wedgeworks)|1974-2001

詹姆斯·特瑞爾的《楔形空間系列》本質上是對1960年代後期的《淺空間構造系列》— 關於所有「光學體驗的虛幻本質的隱喻」的進一步研究成果。

與前期作品使用單一光源、單一空間的牆面有所不同,這個系列通過隱藏在層疊牆體背後的多色光源,在黑暗空間中,形成一道道疊加的光幕。這些光影以不同的傾斜角度,排列在特瑞爾設計的不確定劇院型空間中,由近向遠處延伸,像攤開的一頁頁書本。

當觀眾身處其中,會感受到面前彷彿存在著一面半透明的布幕。走近這件作品時,觀眾面對的其實是一個大型而深邃的鏤空空間。視覺深處的細條狀光源彷彿是這件作品的視覺起點,但是經過仔細觀察,觀眾就會意識到這個「線狀光源」反而呈現了一個不同顏色的面狀的延伸,且逐漸地,層疊的矩形輪廓更深了。

這系列作品在視覺複雜性,進一步挑戰了藝術家對於視覺感官的關係理解。當這些光束極速閃動時,你會感覺到好像有些圖像出現了,然而這些圖像實際上是由人的大腦塑造出來的,並不真實存在,是認知學中的幻覺。這一刻,光其實進入了你的身體。特瑞爾說:「我很期待觀者的想像視覺所看見的真實外部世界視覺在我的作品裡相遇。在這裡,人們很難區分自己是通過哪個視覺看到了哪個世界,因為我們從來沒有真正反思過我們看到的東西。」

¶ 全域裝置系列 (Ganzfelds)|1976-至今

這系列的靈感來自於詹姆斯·特瑞爾早年在波莫納學院 (Pomona College) 學習到的甘茲菲爾德效應 (Ganzfeld Effect),即讓空間中充滿有形的「光物質」,並將觀眾置於場域情境中,通過全域設計剝離其原有感官認知,使觀眾無法識別地平線與維度 — 猶如飛行員在雲霧中飛行,或在暴風雪中體驗雪盲症,以此模擬出穿越香格里拉山巔的效果,達到一種進入無限空間的超感官體驗,其中幾秒鐘的高頻變色閃爍,更將視覺錯視體驗推向高潮。

身處沉浸式空間中,瀰漫了整個半透明的空間光,瞬間將人全副包裹,強佔 “侵略” 觀眾的感官系統,營造出介乎現實與夢境之間的氛圍。當色彩突然極速閃動時,視網膜由於無法同步這種節奏而出現錯覺,稍早的平靜冥想狀態被瞬間擊潰,波動不穩定的強烈色彩通過眼睛直接作用於身體,隨後才帶來顱內感知的調整。

這樣的「感知剝奪」體驗,是特瑞爾試圖鼓勵觀眾進入一種反思狀態 —「見你所見 (seeing yourself seeing)」— 意識到自己的每個感官正在運作,並感受「光是可觸碰的有形物質」。

¶ 玻璃系列 (Glass Series)|2006-至今

詹姆斯·特瑞爾的《長玻璃 (Tall Glass)》或《寬玻璃 (Wide Glass)》 裝置形式為獨一無二的「光圈」:矩形、橢圓形、扁平或垂直的半透明材質光圈在長達數小時內產生氤氳與奇妙的光線變化。他曾在早期用霓虹燈材料創作《玻璃系列》作品,隨後轉為使用LED,以求在更柔和的光線環境中激發更飽滿的色彩。這種技術使藝術家能夠更自由地探索創作的形狀、轉變及色彩組合等潛能。

特瑞爾的作品都有個共同特徵:讓人盯著看很久,不想錯過任何變化瞬間。這就是他對光、時間、空間的極高掌控力。完整的《寬玻璃》系列一般持續2小時左右,《長玻璃》是1個半小時。當然,觀眾不會被迫要求看完整個變化,但一定要待上足夠久的時間,才能讓光跟你互動並影響你的思考。

這和1980年代興起的「慢藝術 (Slow Art)」潮流思想一致,它並不是指某種特定類型的藝術作品,而是指觀賞者和被觀賞物之間的關係漸趨平和緩慢。

特瑞爾曾說:「我覺得我的作品是為了一個人或個體而創作。你可以說那個人就是我,但這並不是事實。那個人是一個理想的觀賞者。現代人們在觀看某些東西的時候,都太急躁了。我也不例外。當《蒙娜麗莎》在洛杉磯展出時,我只看了13秒。但我希望人們可以嘗試著慢下來,讓自己沉浸在能引發思考的藝術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