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PAW] Curatorial text of “Remedy" in Poznan Art Week|2020 波茲南藝術週《解方》總策展論述

2020 波茲南藝術週:解方

總策展論述:
解方 - 2020年波茲南藝術週,一個當今全球媒體都在使用的詞,人們對「疫苗」字眼寄予厚望和希望,大眾將焦點轉向實驗室,科學家們正竭盡全力尋找,在短短幾個月內徹底改變全球現狀的新型冠狀病毒 COVID-19 的解方。

2019年10月,我們選擇替第四屆波茲南藝術週命名「解方」,當時新冠病毒尚未爆發,沒有人知道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情。今年藝術週主題想借用此標題的曖昧性,介於藝術 (作為藥物的同義詞) 和物品及意義的再利用之間 (波蘭語中 “ Remedium” 表示重複使用某種媒介)。全球疫情的爆發出乎意料地為此次展覽開啟了一個新的詮釋。「解方」一詞擁有了新的含義。

首先,整個社會已經等不及想知道藝術圈對全球疫情會做出什麼回應,藝術家被視為整個社會晴雨表。他們被期望能在事件發生前採取行動 − 在作品中預測時事並提出建設性的解方。這次是這樣嗎?行動藝術家大概不太可能會在他們的作品中遺漏這些的,他們這次的反應會是或將會是什麼呢?許多文化機構採取免費提供內容 (電影、音樂會、藝術品) 的創舉是最基本的也被高度需要的辦法。線上體驗藝術讓全世界成千上萬被迫待在家的人們帶來慰藉,一位評論家說:「如果您認為藝術和文化毫無意義,請嘗試在沒有電影,音樂和藝術的情況下進行隔離。」

其次,這次展覽主題背後的涵義因為疫情得到了一個情境式的詮釋。舉辦在線藝術節的決定,已成為試圖為藝術圈尋找補救措施的方法,甚至已影響到廣泛定義的文化。突然間,所有原有的平台都被關閉了;博物館、美術館閉館,展覽、放映和節日被取消,許多的藝文活動也被迫取消。藝術家不僅要被迫尋找發佈作品的新方法,甚至被迫用新的方式進行創作。目前我們經歷的危機並不是思想上的危機,而是思想交流體系的崩潰,這個危機的根源並非來自於藝術本身,而隨著時間演變,可能成為強有力的誘因,讓對整個文化領域進行深遠的重新定義和重新評估。

當全世界都在尋找新冠病毒的解藥,藝術和文化界正努力尋找另一種解藥。如果藝術和文化圈仍然想積極地就重要問題進行公眾辯論,那麼他們必須設定一個新的行動框架,他們必須重新定義自己的功能,並找到與接收者進行交流的新方式,如果我們仍然希望藝術被視為是社會問題的迫切解答,那麼現在就是證明這一觀點的關鍵時刻。

2020年波茲南在線藝術週將以幾種不同的方式處理上述問題。首先,它建立了一個能讓文化思想交流的互動平台,舉辦虛擬展覽和個人藝術專案,也提供討論由疫情引起的藝文衰退現象。如此,PAW 將試著打破強制性的隔離,找出共同的凝聚力。此外,參與者探索的主題將直接或間接地試圖與當前全球形勢面對面。

此次展覽的藝術品及文本著重在為強制隔離與限制活動找到解方,作品和文本本身也可能就是解藥,行動是摒棄悲觀主義的最佳證明。波茲南藝術週的另一個目標是支持無固定工作且失去完全或部分收入的藝術家,他們將被邀請與其他藝術家一同塑造文化專題。

目前對公共空間的出入限制可能會引發許多問題,而這些問題對所有從事文化領域工作的人來說都是極為重要的。首先,它們需要我們反思藝術如何幫助人們適應這個新現象,畢竟我們認為重要的事情每周都在變,網路上百萬預算的廣告會以大寫字母告知我們「熱門」事件。突然間,情況發生了變化,新的問題被提出處理;疫情無情的地考驗了繁榮時期形成的標準,當我們問自己藝術是否能當作解藥時,長久以來第一次,我們得問-我們對它的真正期望是什麼?藝術應該給我們帶來什麼?新的內容的藝術可能會證明那些雙年展和藝博會所創造的敘事是多餘的。也許其實當我們談論與大眾息息相關之重要議題時,我們不須這麼商業化?也許那些大型的文化機構實際上並不需要竭盡全力爭取知名度,而是應該使用全新的工具和邏輯來構建自己的文化專題?也許…

事實上我們過往所認為的事實以不復存在,它已經在眾目之下崩解了,像紙牌屋一樣倒塌了。大型文化機構試圖使用社交媒體舉辦在線展覽及策展活動來保持活躍,他們仍持續開發新的計畫,然而這些活動的強度已經大大的降低,原因我們都曉得。其中一些機構像是倫敦國家美術館已經宣布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暫停所有活動。在此同時,博物館因為閉館而沒有警衛保護作品成了犯罪份子下手的目標。我們是否可以認定2020年3月30日發生於 Singer Laren 博物館梵谷畫作竊盜案是一個指標性的行為,象徵文化貧困正在逼近?這是不能被接受的。

2020年波茲南在線藝術週會持續確保與我們做文化交流的夥伴們的能見度和持續性。同時,我們也維持一貫的國際性,並嘗試新的行動,與全球趨勢相反,此活動將改變形式,從原本緊湊的單周展覽變成一個永久性平台,於2020年5月啟動,結束時間將另行通知。我們將利用這段額外時間一同思考未來可能會帶來的東西,一切會重新開始嗎?會將是一次的文化洗滌嗎?還是產生一個藝術使命的新概念?藝術會像浴火鳳凰般從灰燼中崛起嗎?又或者,也許我們會緬懷地尋找過去那強而有力的根源?我們將把危機化為轉機,希望在歷史洪流中,將目前的狀況當成我們思考藝術方式或和任何藝術相關活動方式的轉捩點,也希望藝術本身能在這狀態下成為大眾的普世價值解藥!

Mateusz M. Bieczyński
Curator of Poznań Art Week 2020 on-line
(寫於2020年5月)


共同策展人:Sławomir Brzoska (PL), Szymon Dolata (PL), Iris Elhanani (ISR), Anka Gregorczyk (PL), Piotr Grzywacz (PL), Maciej Kurak (PL), Aniela Perszko (PL), Doron Polak (ISR), Dawid Szafrański (PL), Agata Tratwal (PL), Yipei Lee (TW)

中文翻譯:Jessie Huang

文章:Mateusz Bieczyński (PL), Piotr Grzywacz (PL), Izabela Kowalczyk (PL), Maciej Kurak (PL), Yipei Lee (TW), Mariko Mikami (JP), Justyna Ryczek (PL), Marek Wasilweski (PL), Eric Zhu (ChRL)

實習生:Julia Dziewit, Karolina Sikora

統籌:Mateusz Bieczyński, Piotr Grzywacz, Agata Tratwal, Adrianna Gruszecka

主視覺設計:Zuzanna Kamińska

活動視覺設計:Grzegorz Myćka, Eugeniusz Skorwider, Szymon Szymankiewicz, Radosław Włodarski, Zuzanna Kamińsk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