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PAW – India] Living the new normal in these extraordinary times|印度:在疫情大流行的非凡時期活出新常態

The state of emergency in which we live is not the exception but the rule – Walter Benjamin

如同華特.班雅明所說:「我們所身處的『緊急狀態』不是特例是常態。」

印度策展人 Arshiya Mansoor Lokhandwala 寫道,新常態非比尋常。自2019年12月31日以來,我們所知道的世界發生了前所未有的變化,是大多數人從未經歷過一場流行病,更不用說一場影響到地球每個角落、如史詩般的大流行。未來不會比此刻更加不確定了 − 沒有明確的治療方法或看不到結果,讓我們感到焦慮、迷失方向、不知所措和偏執。著名精神病醫生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Sigmund Freud) 將這樣的狀態定義為德語中的「怪異 uncanny」或「不知所措 unheimlich」,尤其當熟悉的事物開始以某種方式轉移成疏遠或陌生態。社交距離、口罩、封鎖、隔離或宵禁已成為新的規範,在展覽《活出新常態 Living the New Normal》展出了5位印度女性藝術家的作品,這些作品暗示著我們正在經歷的非凡且不協調時刻,反映出當前的時代精神。

印度孟買藝術家希爾帕·古普塔 (Shilpa Gupta) 過去二十年來,一直在探索邊界的抽象自然,經常將日常所見的自然和物件元素作為對照,挑戰或顛覆人為定義的邊界。2017年創作的《半邊天 Half a Sky 》系列代表了我們的多重內在性格,不可能靠單一定義套用在自己身上。它涉及進程和嚮往,在這其中我們可以同時屬於許多地方,如同我們的內在多樣性格。雖然當下定義了邊界的滲透性,但就像天空一樣,永遠無法被涵蓋。

安妮塔.杜布 (Anita Dube) 在1999年夏天進行的一個實驗性攝影,從她身上奉獻出眼睛,把它作為裝置、釘在牆上。《眼睛攝影 Eye Photos》不是一個預先規劃好的藝術計畫,而是某天早上在家中靈機一動的想法;安妮塔把眼睛黏在雙手後,想起了兼具虔誠和艷情的印度紋身曼蒂,但作為當代藝術,似乎又寓意不明。一名業餘攝影朋友 C K Rajan 捕捉了這個畫面。這對她來說,雖然是個較為「平庸」的作法,但直到她拿到了底片,開始探索藥水、物質、神秘性的過程,她永遠不會忘記這也是她在人類學、紀錄片、新聞、廣告之外,探索自己與攝影的特殊關係。

在1996-98年,普什帕瑪拉 (Pushpamala N) 創作了第一件偽裝藝術《幻影女子 Phantom Lady》或基斯梅特 (Kismet),是由25張黑白照片組成。這部驚悚神秘電影的封面女主角不只是個角色,是她失散的雙胞胎姐妹。帶有黑色浪漫風格的電影已成了國際知名的作品,促使藝術家創作續集。

在續集《幻影女子的歸來 (罪惡之城) Return of the Phantom Lady (Sinful City)》,「幻影女子」再次陷入孟買當今社會的謀殺、陰謀和犯規遊戲的黑暗網中。在搶救一名孤兒女學生時,幻影女子陷入了黑暗社會與秘密搶救行動,但一無所獲。因此她化身為調查員,追蹤這個謎團,一路來到了黑暗行動的主要地點 – 歷史電影劇院、街頭廣場和玻璃外牆辦公大樓。黑色電影風格的拍攝,讓人回想起富麗堂皇的巴洛克電影院、骯髒的辦公室和貧民窟的內部裝飾,以及廉價犯罪驚悚片的酸蠹色調,隨著城市被拼接成蒙太奇影像,再次回歸的是關於新孟買。

藝術家密蘇.森 (Mithu Sen) 在《Unsocial media》系列作品,討論社交軟體與個人媒體化、數位化的種種議題;從 Facebook、 Instagram、Wikipedia 等之間探索訊息身份的轉移、人與人之間可立即的通過圖像傳遞未完整性語言的情感給各地區人們。此外,她認為社交軟體本身具有資本主義、財團權力符號,但網路的自由性,尤其在疫情期間,出現了新的觀眾、新身份,她在意的生活到底如何從面對面成為虛擬型態。正因在這些可能性存在,人們可以想像傳播和傳播語言,將語言分解成代碼和密碼,融合詩意的結構順序,又賦予每個詩詞飽達到相互交流的境界。

第五位印度女性藝術家普拉賈克塔・波特尼斯 (Prajakta Potnis),曾參與德國沃爾夫斯堡美術館的《遇見印度:來自女性觀點的印度 Facing India: India from a female point of view》、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沙迦藝術基金會 (Sharjah Art Foundation)《的黎波里和平協議 A Tripoli Agreement》 等許多重要國際展覽。

作品《膠囊系列 Capsule Series》試圖將冷凍櫃轉換成另一個精神空間。回顧柏林哲學家 Boris Groys 的訪問中提到:「記憶功能就像是冷凍櫃。」那有可能塑造出一個實際場景嗎?2014年,Prajakta Potnis 在柏林跳蚤市場中挖掘到幻燈片,她希望時光倒流到捕捉場景的瞬間。

在雪中冷凍是種自然的博物館化。隨著時間延遲,這種凍結的衰變籠罩著這個靜止而又不穩定的空間。作品名稱靈感來自塔可夫斯基 (Tarkovsky) 的經典電影《潛行者 Stalker》,該區域 (The Zone) 被多重詮釋為靈魂的隱喻;潛意識心靈深處、或與外部社會現實脫節的私人內在世界。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將有更多的轉變發生在該區域內。


May 14th – October 31, 2020
Supported by MASH INDIA
Live: www.mashindia.com
Curated by Dr Arshiya Mansoor Lokhandwal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