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PAW-PL] Ashes to Ashes: is current small apocalypses too big for visual art?|波蘭:《塵歸塵》對於視覺藝術來說,當前的小啟示錄是否太大了?

Øleg&Kaśka, photo by Tomasz Koszewnik

雙人組波蘭藝術家 Øleg&Kaśka 於2018年夏天成立,當時桑伯格 (Greta Thunberg) 正在瑞典議會發起了她的第一次抗議活動,然而生態浩劫在主流媒體中被無知地稱為「僅僅是危機」。展覽《塵歸塵 Ashes to Ashes》不過是千禧世代藝術家的懇求之聲,而這些藝術家正慢慢被現狀謀殺。坍塌的古建築柱廊、地球熱量、燃燒塑膠的氣味 − 世界末日的想像力吸引了所有感官,完全佔據了我們的思想。

《塵歸塵》由一系列彩色圖片,以及令人不安的動畫和因焦慮而相連的奇特物體所組成。藝術家將恐懼轉化成自己逃離即將來臨的事件;即是戰爭、更多的抗議活動和起義。由於全球暖化,水將直達人們的喉嚨。重點是,Øleg&Kaśka 扮演的並不是藝術激進主義者。他們展出的不是所謂的「參與式 quasi-engaged」展覽,也不要求觀眾檢視自己的道德、訴諸於改變行為或是改變信仰。因為他們不將希望寄託在全球 (或更好的行星) 變化上,他們相信這個星球正在腐爛。

他們認為,地球現在只是個思想的墳場,文明和文化成就的墳場。在電影《神殿》(The Temple, 2019) 裡出現一個象徵人類價值毀滅的裝置 − 希臘帕德嫩神殿頂端與主司智慧與戰爭的女神雅典娜一同遭受焚毀,因此,這座古老的廟宇、人類的智慧和過往的武裝衝突也一併奉獻給祝融,除了僅剩的烈陽之外,一切都不再重要。 (Soult Cult image,2019)


藉由這個展覽,我們將體驗到地球的瓦解,儘管呈現出的並不是個殘酷或像是世界末日的景象,Øleg&Kaśka 創造出了一個滑稽的卡通角色,一個很ㄎㄧㄤ的男孩,他凸起的眼睛凝視著夜空 (Astral Prayer,object,2019)。對他們來說,星體元素是盲目信仰的象徵。正如藝術家所說:「身為夢想家,我們在星空中尋找希望。」這在某種程度上是虛幻的,讓人聯想到《戲夢巴黎》(Dreamers, 2003) 中主要人物的消極性格 (導演貝爾納多.貝托魯奇 Bernardo Bertolucci),他們最終經由複雜且基於性別的關係,被1968年5月的法國大罷工從與世隔絕的生活中被徹底帶回現實。

Click and listen Astra prayer

在《塵歸塵》中,藝術家訴諸宇宙學。當附近的 Noteć River 乾涸後,他們從故事、夢想和星空中尋找答案。他們將自己幻化成服用了 LSD 小王子(《瘋狂夢想家》油畫,2019年)。與聖艾修伯里的主人翁類似,他們追尋/找到解決其他星球問題的方法。因此,Øleg&Kaśka 正在逃亡 − 逃離已經發生的大災難 (生態災難的顯現,包括使人類滅絕的冠狀病毒大瘟疫)。雙人組藝術家要傳達的訊息很重要:當前的小型啟示錄對視覺藝術來說太大了。

斯坦尼斯瓦夫.萊姆 (Stanisław Lem) 曾寫道:「我們不知道如何與其他世界打交道,這個地球已經足夠而我們已經感到窒息。」也許我們應該更常談論這種窒息 (而非 BDSM 中的窒息)。


文:Daria Grabowska
特別感謝:SKALA Galler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