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he invisible lines of power have significantly shaped the identity and worldview in contemporary society|無形的權力線顯著地塑造了當代社會的身份和世界觀

Power Play 是2020年才成立的實驗性表演藝術節,試圖從較為輕鬆的方式探索當代藝術語境中權力關係。首屆 Power Play 主題為《無形的線 Invisible Lines》邀請了來自18個地區的40位新加坡與海外藝術家齊聚一堂,在探索、質疑、顛覆的狀態處理無形的社會文化、經濟與政治敘事。

因新冠肺炎疫情影響,Power Play 大部分的作品僅能於線上呈現,包括表演藝術、視覺藝術、電影放映、藝術家講座和分享。在當前的社會氛圍,看似無所不在的、神秘的、被忽視的隱形權力,時而分裂、團結、混亂、消弭的關係,緊密地將你我交織其中,環環相扣的生態系,其實大幅地影響了全人類的思考與行為。Power Play 實驗性表演藝術節中的藝術家作品將隨時間流逝的正常化和內化般的動態力量,反映在個人與社會的空間界限和身份處理。

三位藝術家 Ashua Imran、Jaxton Su 和 Jireh Koh 共同策劃了 Power Play 的框架,想帶領大眾觀看內容與節目製作中跨文化的討論與對話,以及豐富的藝術聲音和表達形式。在藍屋 (blue Room) 展間,共有9組藝術家作品,其中法國雙人組弗雷德里克·杜里烏和娜塔莉·艾琳 (Frédéric Durieu & Nathalie Erin) 的《Out of Lines》展示了6張民族肖像,肖像呈現的細節皆由線條完成,猶如貫穿並賦予我們力量的 DNA 鏈。此外,觀眾可以掃描二維碼,通過擴增實境 (AR) 技術體驗藝術數位化後的感官經驗。

隨著我們日常工作的線上轉移,疫情模糊了虛擬與現實間的界限,新加坡藝術家 Benedict Yu 創建了一座《十字虛擬美術館 Crossroad Virtual Museum》,藉由遊走在機構和數位世界中的隱藏力量,將觀眾帶入各種可能性的交匯處。同時,越南藝術家 Vien Hoang 的《亞洲小酒館:廚房 Asia Bistro: the kitchen》從一個奇異的盛宴來評論西方世界中對亞洲人的刻板印象、偏見和泛化。


到了放映廳,Power Play 邀請三位分別來自中國、波蘭和新加坡的女藝術家執導的短片,她們觀察著日常現實生活中無所不在的無形力量。電影著眼於如何將各種形式的權力無縫接軌的置入到全人類社會中;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權力動態如何被規範化和內化,同時明顯地塑造了社會和個人的空間、邊界和身份。波蘭藝術家 Iwona Ogrodzka 提出了對未來的願景。在這種願景中,順從或臣服階級和種族分裂的信條在作品《Uległość // Submission》的社會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相應地,在中國藝術家 Hio Lam Lei 的《謎樣的紅髮女郎 The Mystery of Lady in Red》影片中反射出中國女性在歐洲中心意識形態和父權體制下的社會期望所引起的疏離。在新加坡藝術家 Alecia Neo 的《穩態 Homeostasis》作品,則是通過一系列圖像探索人類狀況,使其成為觀點、立場、慾望和力量的無休止談判,又試圖以自己與他人,以及我們和社會之間的親密方式找到平衡。


筆者覺得,Power Play 的實驗性凸顯了各種社會秩序中的權力失衡狀態,這可能導致個人,會將這些看不見的不平等線,作為自己的身份和世界觀的一部分。例如,標籤的出現表態了社會排斥的界限,將可能成為基於維護特定群體的社會身份和真實性的感知威脅的藉口。這些權力有時可以巧妙地被制定,雖然沒有文明規定,但可以深刻感受和體驗到它的後座力。在這些動態且無形的權力劃分與分工,是否會使個人和文化身份、習俗、語言和生活方式的多樣性變得支離破碎、被遺忘和被包容,或賦予激發新的個人和集體身份的發展?或衍生出作為基礎的非主流文化運動,這些變革可否創造出另類的社會變革?

看似權力現象在社會中確立了某種程度的基本地位,對構建多元社會和日常現實的動態至關重要。我們還是依然好奇,全球當代社會正在發生的種種力量何以擴散?又,權力參與和形塑出的各種社會問題意味著什麼?

發表迴響

} } add_action('wp_head', 'wpb_hook_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