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Looking through how You and I Don’t Live on the Same Planet – 2020 Taipei Biennale|一窺究竟你我本生活在不同的星球-2020台北雙年展

看看周圍的人事物,一切好像運轉地理所當然,如果… 今天我們要推翻這個世界觀呢?《2020台北雙年展》在這個疫情時代,帶來了超顛覆的想像維度!北美館化身成模擬天體運動的「星象廳」,探索整個大宇宙,人類文明、社會政治、自然變遷、未來科學、哲學精神等「星球」之間的引力關係,拆解人類單向的思考角度,認知你我不再屬於同一個星球。

《2020台北雙年展》以「你我不住在同一星球上」為題,由法國學者布魯諾 · 拉圖 (Bruno Latour) 與馬汀 · 圭納 (Martin Guinard) 共同策展,並由林怡華擔任公眾計畫策展人,邀請來自27 國/地區,共57 位/組創作者與團隊,以及橫跨政治學、社會學、地理學、海洋科學、相關人文歷史研究的學者與校系,共同為本屆雙年展累積多元有機的發展基礎。

拉圖和圭納指出,人們對如何讓世界保持宜居的分歧日益擴大,這不僅因為彼此政治意見相左,更關鍵的原因在於我們對地球現況的認知似乎毫無共識。甚至有些人直到今天還認為世界是平的!考量現今的我們因生態問題而嚴重對立,對這個世界或星球的認知多所分歧,人們彷彿各自立足於擁有不同特性和負載力的星球上,造成個人在感受、行動,以及預測未來時的歧異。


【序曲】人類不是唯一具有位格的存有

費南多 · 帕馬 · 羅迪給茲|士兵 (紅)|2001|木構造、電子電路、感應器與電腦軟體,尺寸視空間而定。藝術家、洛杉磯與墨西哥城 Gaga Fine Arts 提供

位格 (persona) 原是指稱可以與我們對話的對象,相對於不具意志力的無生命物體。一張桌子、一張椅子、一輛車子,甚至是風與天地山川等現象,都擁有位格。這些不得不擁有的體悟來自對於互惠的需求。它就像一種共生關係,讓溝通的能力,無論是依靠化學作用或基因遺傳,皆能因為責任感而產生連結,進而思考到與人類和周遭環境都建立友誼的可能狀況。

也因此,這些機器怪物在帕瑪眼中都是有生命的。對作品而言,電力作為一股引動的生命力,更勝於一種客觀現象,那麼說它具有位格並不為過。本展以和這些不明個體的不期而遇為開場,至於它們是機器還是有生命則任人解讀。帕瑪就像不同「宇宙學」的轉譯者,甚至可謂外交家,善於用不同方式揉合材質與社會秩序。

參與者:費南多 · 帕馬 · 羅迪給茲


【全球化星球】:社群網絡是否摧毀著人類?

伊山 · 貝哈達|預兆|2007 迄今|燒杯、化學物、攝影機、即時投影|10分11秒

我們曾經做過一個夢:大家來把這顆行星給現代化吧!我們將共同生活在一個全球化世界裡。但突然間,這個世界看起來並不那麼理想。自然的衰竭和人類的不平等的問題增長,似乎敲碎了這場現代化之夢。我們不得不問:最初,是什麼動力推動著全球化?全球化之後,又將會如何呢?

在藝術家伊山 · 貝哈達將有毒的化學物質倒入水族箱裡,創造出這座五彩繽紛的洞室。他接著錄下這些化學物質在水中緩緩凝固的過程,再投影至一百八十度的全景銀幕上。透過這個沉浸式的體驗,我們在觀察景像的同時,也為其所包圍。

如同藝術家所言:「所謂的汙染,其實就是在特定範圍裡以過高濃度出現的一種『純粹』產物,像是一些實驗室生成物,例如百分之九十九的純硫酸銅 (所有的硫酸銅生成物至少都達到百分之九十八的純度,通常可以近乎百分之百)。」而全球化的問題,便是源於某種微小成分的「超適地化(hyper-localization)。」

法蘭克 · 列布維奇 & 朱利安 · 塞胡西|穆遵古 (那些兜圈兜個不停的人)|展覽物件|2016|法蘭克 · 列布維奇提供

塞胡西曾是國際刑事法院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簡稱 ICC) 的分析員,參與過波格洛大屠殺 (Bogoro case) 的調查。列布維奇為詩人兼藝術家。兩人共同以嶄新的手法結合藝術、詩學與社會科學,將其運用在國際司法案件的事實調查過程。任意組成這些證據資料,透過圖像創造出新的敘事。過程中,他們既是評斷證據的國際法官,也是策展人,正在布置一場短暫的展覽。

參與者:伊山 · 貝哈達|崔潔|范柯 · 荷瑞古拉芬|黃海欣|讓 · 卡通百伊 · 姆肯迪|法蘭克 · 列布維奇 & 朱利安 · 塞胡西|MILLIØNS 建築工作室 (澤娜 · 柯瑞騰 & 約翰 · 梅);基爾 · 莫+彼得 · 奧斯伯恩|瑪利安 · 莫里|蜜卡 · 羅登伯格|安東尼奧 · 維佳 · 馬克提拉


【維安星球】:世界能仰賴川普的宣傳大業維持秩序嗎?

對「全球化星球」失望並覺得被背叛的人們,於是跑到「維安星球」去討一塊地、一道邊界或一座避風港,讓自己可以受保護,免受別人騷擾 ─ 躲到名為國家的高牆以求自保,民粹主義由此孳生。這是另一場白日夢:獨立生活,忽視所有你所依賴的人類與非人類。

唐納 · 川普 (Donald Trump) 前首席策略長史蒂夫 · 班農 (Steve Bannon) 這樣的人物,他們在眾多紀錄片中操縱部分群眾的恐懼,讓那些希望建立共享世界的人們之間產生分裂。

參與者:秦政德+李佳泓+林傳凱+陳怡君|洪子健|尤拿斯.史塔


【脫逃星球】:殖民火星是我們想像的未來嗎?

范柯· 荷瑞古拉芬|腐敗的空氣 ─ 第六幕|2019|複合媒材裝置

「脫逃星球」探索少數特權人士的渴望,他們想離開地球,轉而殖民火星。或者由於到達火星需要的時間超過預期,他們也可能會投資些「超人類」計畫,或找塊不受氣候變遷太大影響的地方,在那裡蓋一座地下碉堡。但這些解決方案都沒辦法跟被遺棄的數十億人共享。

荷蘭藝術家范柯· 荷瑞古拉芬邀我們踏進《腐敗的空氣 ─ 第六幕》,一座生存主義者的地下碉堡,或不如說是踏進一件裝置,這件裝置探索浩劫下「避難室」裡的想像事物。裝置中設有房間,房間的玻璃門一開,觀眾會留意到這空間久無人居,卻有三隻古怪生物:絕種的象鳥、三葉蟲和蜥蜴的化身。透過追蹤有關巨災債券、人類死亡率和生態滅絕的統計數據,藝術家產出可視化數據、地景浮雕、聲音和影像,為末代人類的未來提出預言與想像。

參與者:范柯.荷瑞古拉芬


【實地星球】:我們沒有6個地球的資源可以消耗!

尤利 · 奧羅|向苦艾學習|2019–2020|三頻道錄像、壓克力顏料、油畫板|尺寸視空間而定|14分18秒
原為盧邦巴希雙年展委託製作

如果你知道全球化星球的現代化計畫正走入死局,那麼你會去哪裡?如果要按現代的生活方式,必須耗掉整整六顆地球的資源,那麼想生活在單一個行星的範圍內時,你該怎麼辦?

也許,該是時候下定決定永遠著陸在地球上,並且看看我們可以居住在哪裡……。當然,這星球是很不一樣的大地。若要登陸實地星球,必須學會用不同的方式看地球:把自己鎖定在臨界區內,並受行星界限的約束,或者,在這個脆弱的空間裡,重新定義生命的發展。

來自南臺灣排灣部落的武玉玲以回收布、羊毛、棉、銅、絲、琉璃珠,使用「纏繞」技法創作雕塑,織出有機物或植物的形體。循同心圓將部落貴族的生命記憶織串在一起,造就一處持續對話與聯繫的場所。

超抽地下水造成的海岸沉陷,是全球性的開發主義所產生的惡果,從雅加達乃至紐奧良,到處都有同樣的現象,尤其可見於泰國與菲律賓各地的魚蝦養殖池。在這些土地下陷之處,地表成為一層容易變形的皮,反映出地球因體液被抽走而產生的扭曲失衡。自1990年代開始,臺灣西南海岸一帶以每年十公分的速度下陷,密集發展的水產養殖業已造成整個區域地層下陷,面對這點,我們需要思考該如何協助仰賴地下水抽取的土地進行轉型。

尤利 · 奧羅在影像裝置裡探討「非洲苦艾 (Artemisia afra)」這種原民藥用植物。非洲苦艾可以有效治療並預防瘧疾,也可當茶飲沖泡。然而,世界衛生組織偏好具全球影響力的製藥業,並不建議非洲苦艾的治療方式。非洲苦艾則有助於我們想像與各種自然資源建立必要的非榨取式關係,以及在地且永續的醫療保健方法與團結形式。

化學家暨工程師詹姆斯 · 洛夫洛克、微生物學家琳恩 · 馬古利斯 (Lynn Margulis),在1970年代開始合作。他們的主要成就是發現了蓋婭假說 (1979年),又可稱為地球系統理論。根據他們的說法,蓋婭指的是,生物圈,以及地球所有與生物圈有著積極互動的部分。

從這張圖表可看出,洛夫洛克將蓋婭比作模控系統:就像恆溫器能把溫度控制在一定範圍內,反饋迴圈可以將行星維持在一組有利生命生存的限度內。這個系統藉由生物體和無機環境之間的相互作用進行自我調節。例如,溫度的穩定性以及其他環境變數,如大氣與海洋的化學組成,都受生物圈的活動影響。

參與者:張永達|食事提案 (丹尼爾.費南多.巴斯克瓦 & 阿隆.夏貝) |動態自造實驗室|安-夏洛特.芬內|喬安娜.哈吉托馬斯 & 哈利爾.喬雷吉|武玉玲|劉窗|尤利.奧羅|蘇郁心|峨塞.達給伐歷得|領土仲介所(約翰.帕爾曼西諾 & 安-蘇菲.瑢絲克)|慕尼.瓦希夫|麥可.阿米泰吉|張懷文+MAS微建築研究室|讓-米歇.弗東+拉夏.莎提;COLLECTIVE|皮耶.雨格|亞梅定.肯內+史帝芬.維列-波特羅+納塔莉.姆什瑪;歐利、莫奴|丹尼爾.史帝曼.孟加聶|峨塞.達給伐歷得|諾梅達 & 吉帝米納斯.烏爾伯納斯|史帝芬.維列-波特羅+蕭麗虹+蔡明君|共生地球: 琳恩.馬古利斯|蓋婭圖表


【另類重力星球】:活在不同星球的想像

布朗柯 · 佩特羅維奇|液態人,出自《人類環境現象系統化》1971

如果我們都同時生活在幾顆不同的行星上,便會從骨子裡感受到這些星體的吸力與斥力。不過這些力量並不像古老的占星學,而是顯示出一種奇特的地緣政治。我們必須適應這種地緣政治,並感受行星間的縱橫捭闔。

1972年6月初,來自一百三十三國的外交代表齊聚瑞典斯德哥爾摩,出席首屆聯合國人類環境會議。這場先鋒會議的努力結果成為一切的初始,萌發所有接續而生、以環境議題為主的國際組織、政策及宣言,其中也包含最近針對氣候變遷發表的巴黎協定。而在斯德哥爾摩的這場會議舉行的前一年,「人類環境現象系統化」的研究在社會主義主政的南斯拉夫發表,就各種環境議題提出不同的激進觀點。在現今這個時代,拋開舊時地緣政治概念,重新聚焦新氣候結構,已是當務之急,重訪這項將近五十年前出版的研究,讓我們得以探索一個可能「不結盟」且得以用圖表預見的星球未來。

參與者:雋 · 巴爾達扎+皮耶 · 保茲|尼可拉 · 波伊奇+達米爾 · 蓋姆林+米羅 · 羅曼|陳瀅如|施永德+希巨 · 蘇飛+拉黑子 · 達立夫|姚瑞中


【濱線運動】、【顛動地球】地球就還是在動啊!【外交新碰撞】讓不見得願意參與討論的人們能共聚一堂。

亞歷山大 · 馮 · 洪堡的地圖|劇場式講座影片|由芙雷德莉克.阿伊-杜亞蒂、布魯諾.拉圖演繹
2019年12月7日於法國南特亞蒙迪劇院的公開場合拍攝|片長1小時12分|臨界區公司製作

「濱線運動」是一影片放映項目,其探討陸地和水交界之地,它既是物質環境,也是對於世俗生存之不確定和衝突的挑釁隱喻。關注濱線不斷變動的邊界和棲息其中的生物體,我們可以學習從生態學的角度思考,理解在繁多的行為者之間存在的動態關係,藉以質問他們之間原本假定的區隔狀態。這些動態關係時而和諧,但也可能充斥傾軋和暴力,濱線是看似相互對立的世界無止境地進行協商之所在。

參與者:艾利卡 · 博森 + 奎郭利 · 卡斯特拉

【顛動地球】探索並比較關於地球運動的兩種觀點:伽利略 (Galileo Galilei) 在 1610 年左右對地球的理解,以及我們今天對地球的看法。我們把伽利略當初的先見當作背景,畢竟當災難發生時,人們總會尋找過往,拿發生過的事件做比較。當前,年輕人發起的生態和政治運動沸沸揚揚,吸引著人們關注氣候災難。科學家向我們解釋氣候如何變遷、為什麼變遷,告訴我們氣候變遷對地球和生命造成怎樣的影響—地球動了起來。伽利略憑藉許多的思想實驗和觀察,得到結論:日心說 (Heliocentric model) 才對,眾星並不繞著靜止的地球轉。根據傳言,伽利略在被迫收回自己的理論後,在法庭上不服氣地嘀咕道:「可是地球就還是在動啊!」

參與者:芙雷德莉克 · 阿伊 – 杜亞蒂、布魯諾 · 拉圖

【外交新碰撞】讓不見得願意參與的人類承認我們住在不同星球,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則是想出一些程序,使我們能夠創造新方式,讓不同的行星打交道。現在是時候想像一下「外交新碰撞」了。所謂外交談判,是當缺乏最高權威的情況下,在衝突發生的前後所進行的程序。此工作坊的目的,是藉由各種不同的安排,讓不見得願意參與討論的人們能共聚一堂。

參與者:納薇恩.康-多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