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Yayoi Kusama gave her doctor artwork when she was a struggling young artist in need of medical aid | 早期苦苦掙扎、需要醫療協助時的草間彌生送給了醫生數件作品

Yayoi Kusama|Flower Petal|1953|©Bonhams

3月22日,是出生在長野縣松本市的草間彌生的92歲大壽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ご健康とご多幸を、心よりお祈り申し上げます!) 我們來回顧一些鮮為人知的小故事。

她出生的這年,正好遇到1929年全球金融大恐慌,也造成了原生家庭相當大的變化;入贅的父親外遇變賣家產、母親精神壓力過大變得歇斯底里,逼迫草間彌生監視父親的外遇性行為,環境的驟變使她對男人的生殖器官產生蔑視與反感。這時的她已出現類精神官能症現象,是一種神經性視聽障礙併發幻覺。缺乏母親關愛的她,發現畫畫可以幫助她平靜,緩解痛苦。

1948年,草間彌生進入京都市立工藝美術學校,主修日本畫。但傳統式的教學,讓她越來越受不了;有時候,她會躲到詩人家、或到郊區山上畫畫。這時,她開始畫南瓜,看起來很搞笑,也剛好因為二次大戰結束後,南瓜成為日本民眾取代米飯的重要糧食。


她越來越沈迷於創作。「若不是為了藝術,我應該早就自殺了」—草間彌生

1955年,草間彌生非常仰慕美國女性藝術家喬治亞.歐姬芙 (Georgia O’Keeffe),滿腔抱負的她在表哥鼓勵下,附上水彩畫,寫信給她尋求意見:「我剛踏上成為一位畫家的漫長艱辛路途,您可以引領我嗎?」歐姬芙回信告誡她:「藝術家在這國家很難維生」。儘管如此,她還是建議草間彌生來到美國,並盡其所能向大眾展示她的作品。

Yayoi Kusama|Oceans of Love|1953|©Bonhams
Yayoi Kusama|Flower 52|1954|©Bonhams

1957年,草間彌生準備動身前往紐約。母親給了她100萬日元,告訴她永遠別再回來。來到紐約後,草間彌生很快就把錢都花在材料上,變得潦倒窮困,當時她是一位需要醫療救助的年輕藝術家。所幸遇到相當支持藝術家的醫生廣瀬輝夫先生 (Teruo Hirose)。

草間彌生和廣瀬輝夫都是1950年代末期來到紐約。廣瀬輝夫是紐約曼哈頓地區少數能說日語的醫生,經常在下班後,為日本患者提供負擔得起的看診服務。他對藝術家尤好,經常無償對待他們。

草間彌生意識到自己需要維持生存的基本條件,打算用2000件創作和60件絲綢和服交換生活所需。大部分的作品都交換出去,但對廣瀬輝夫則是例外,草間彌生為了報答他的恩情,便將自己早期日本創作的繪畫送給這位醫生朋友,以示感謝。

Yayoi kusama, Hudson River, 1960|©Bonhams

正好處在反戰、性解放提倡的嬉皮年代,草間彌生的創作能量非常豐沛,可以連續5、60個小時不停歇;從行為藝術、裝置、繪畫、服裝到實驗性影片。1959年,30歲的她,憑著《無限的網》等5件作品,參加下城區第10街布拉塔藝廊的《純色執念》年輕藝術家群展,作品獲得藝術評論家、極簡主義運動的領導人物唐納德.賈德 (Donald Judd) 的讚賞。

Yayoi kusama|Mississippi River|1960|©Bonhams

1960年創作的《哈得遜河 Hudson River》和《密西西比河 Mississippi River》少見的紅網繪畫,當時已展現了後來廣為人知的「無限的網」的起源。

Yayoi Kusama|Untitled|1965|©Bonhams

歷史悠久的英國 Bonhams 拍賣行證實,這批1950年代末到1960年代的作品,是有史以來草間彌生最為罕見的一組作品。據稱《無題 Untitled》奠定草間彌生未來的美學基礎,為「波卡點點」和「花朵」的藝術實踐核心埋下伏筆。4月7日至22日,可在香港欣賞到原作、4月30日至5月12日則移至紐約。

Dr. Teruo Hirose (L) with Yayoi Kusama (R)|©Bonhams

} } add_action('wp_head', 'wpb_hook_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