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heong Kin I, with her mise-en-scène of “The Dress Looks Nice on You”: I want to discover the world of schizophrenia|《海王星》劇場導演張健怡:我要去發現思覺失調的世界

編註:原文內容為葡萄牙文,由《今日澳門 Hoje Macau》記者 Andreia Sofia Silva 提問,張健怡以中文作答,再由張健文編譯成葡萄牙文。本文內容再由葡萄牙文譯成中文,最後由張健怡增訂中文內容。原文於2020年11月15日《今日澳門》中刊出

《The Dress Looks Nice on You》-廣東話《Hoi Vong Seng 海王星》,是張健怡的最新戲場導演作品,由台灣劇作人陳弘洋編劇,靈感源自於這位澳門戲場導演的個人經歷,從其父沈迷賭博,影響個人的精神狀態為創作發展起源。除了探討思覺失調的議題之外,也講述到關於家人、關於愛的故事。繼2020年10月的讀劇演出後,該劇將於2021年6月假舊法院大樓正式首演,11月19至22日間,《海王星》更將會在台灣舉行讀劇會。

Andreia Sofia Silva在新劇中再探討家庭問題是否困難?為何有此決定?

Cheong Kin I:家在我的成長歴程中根深蒂固。這是我繼《澳門街味道》之後第二部論及家的劇作,而靈感全部也是來自於我的爸爸,這是因為我的爸爸一直在影響我的生命。家和家人的生命經驗都會互相影響,使我們成為一個怎樣的人。《澳門街味道》這個作品是在訴說我爸爸從大陸偷渡到澳門如何奮鬥的一生。《海王星》整個創作源起我的爸爸。父親因為賭博而讓對我造成極大的困擾,這同時又讓我成為現在的我。當時害怕被追債的人找上門,雖然這從來沒有發生過,但常常開始分不清哪些聲音是真的、哪些是想像出來的。而正是這一點是我要在這部劇作中探討的。聽覺上聲音混亂、視覺上直面判定,真實和虛幻的交疊錯亂,就這樣開始了《海王星》的初步構想。

作品以創作者個人故事出發,以「思覺失調」為文本基底,以聲音感官為創作主要表演核心。用聽覺引發想像力,建構出視覺畫面,藉由一些生活既定印象引發觀眾共鳴。以直接的感官感受創造一個思覺失調者的所聽、所思、所覺的世界。

Andreia Sofia Silva:演將以何種方式探討這項議題?

Cheong Kin I:這齣劇的主題是關於精神失常,過去的似是已經過去,實則不然,他永遠都會回來,尤其是生命中的憾事更甚。我希望更深入研究這一課題,進一步探討劇場藝術的本質。一齣劇場、或者是任何方式的藝術創作,我們在訴說別人痛苦的同時,是加深那些人物的痛苦還是可以使之得到解脫?於我而言,敘述家裏的問題並不困難。但要用自己過去的經驗去創作一個故事、將個人經歷轉法為藝術創作其實卻不易。

Andreia Sofia Silva為何題為《The Dress Looks Nice on You》?這裡洋裝有何特別象徵意義?

Cheong Kin I:這是來自於美國作家沙林傑的短篇小說《康乃狄克州的歪叔叔 Uncle Wiggily in Connecticut》。裏面是在說其中一個角色 Eloise 他買了一條洋裝,然後遭告知在紐約沒有人穿這樣的裙子,那時候他純粹因為這件事哭了。我很喜歡這一個段落。我覺得洋裝同性別有很大的關聯,跟洋裝女性化的過程亦然。我一直將此同社會化掛鉤,Eloise 很符合劇中一個遭社會化的角色,但在此社會化已經是一個比較好聽的字眼,我甚至可以更直接說他是被社會強姦,而作為人,我們始終都必需變成一個因應社會期望或需求而改變的人,在這個社會中並無選擇權,只能遵守遊戲規則。另外今次讀劇會的最主要目的,着重思覺失調當中的幻聽部份的呈現。

Andreia Sofia Silva對台灣讀劇會有何寄望?

Cheong Kin I:劇本結構嘗試去想像思覺失調病患者的世界,以分散式的文本片段組合,有六十多個片段,這一類型的劇本演出在澳門並不多見。所以對於澳門觀眾來說,必須要完整地觀看完成個劇本,最後才能理解、消化所有故事、角色。

Andreia Sofia Silva澳台兩地觀眾有何分別?

Cheong Kin I:澳門的觀眾比較習慣看一些線性的文本,但對我來說,我想做的並不是如何製造戲劇高潮和創作一個故事,我想把生活當中的日常感放上舞台。但那一種日常並不是無聊的事情,那種日常是對愛情的幻想、生活的荒謬、對活着的痛苦等等,用各種日常去堆疊出我們平庸但又殘酷生活中的狀態。而對台灣觀眾來說,這樣的文本結構是比較常見的,他們也很喜歡邊思考丶邊猜、邊咀嚼劇情,這跟他們的教育鼓勵和給予機會獨立思考不無關係。

Andreia Sofia Silva為何澳門明年方首演?

Cheong Kin I:因為疫情的關係,澳門政府規定劇場因空間的大小要削減原本觀眾量的一半。一個演出,花了兩年時間準備,看著劇場一半空空如也是非常令人沮喪的事情。加開埸次的話,亦要額外負擔費用,讓觀眾毋須購買更貴的門票。所以疫情下的劇團經營實在困難,好的作品也難以被看見。

Andreia Sofia Silva導演會否擔心在台演出可引起政治後果?

Cheong Kin I:澳門不是大陸,而大陸也不是澳門,我們這裏還沒有問題。此外,我所做的沒有任何政治意味,所以甚麼後果也根本不在話內。2018年曾經有做《兩韓統一》,內容完全和政治無關,全部都是愛情故事。我刻意使用澳門演員和台灣演員,廣東話和國語的使用者若不學習對方的語言根本不能溝通,但這跟政治無關。當中呈現是情人之間的溝通無效,是一種創作處理手法。澳門的身份也沒有香港的身份這麼敏感。而台灣也是一個政治意見非常開放的地區,所以完全沒有上述的政治壓力。

} } add_action('wp_head', 'wpb_hook_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