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he vision of restarting, fulfilled in any envisaged eschatological redemption of the past or the future|重新開始的願景,對過去和未來任何設想的末世救贖

展場照片|Photos courtesy of Wertán Botond

對重新開始的設想、對過去和未來的想像性修正,考慮著什麼時候會有機會退出,退場機制是什麼呢?-這些都可以是對現在的暫時性豁免。一旦圍繞著今日視角,過去儼然不復,但它們也是自我定義、認同和反省的基本機制。

四位匈牙利藝術家阿提拉·巴吉 (Attila Bagi)、艾德禮安·德爾 (Adrienn Dér)、莫妮卡·卡蘭迪 (Mónika Kárándi) 和莎拉·盧卡·蘿斯(Sára Luca Rózsa) 的聯展圍繞著一個有機相遇的起點展開。

藝術家提到說:「我希望我能再次出現在那裡 “或” 如果我能,我會,這樣開頭的句子總是在確信不可能的意識下脫口而出,因此沒有任何結果。」但想想看:如果這些反射性、因此不太考慮的願望突然實現,你會有什麼感覺?

我們可以重溫過去的事件改變現在,甚至藉由為未來願景負責而一路頭也不回地往前奔。如果我們對過去或未來的感知想法同時體現出來,我們是否有能力創造出與自己和環境和諧相處的瞬間?還是我們必須再次面對又一個決定,隨即被新的慾望所覆蓋?

視覺藝術作為這種軟化和重新定位的手段有著悠久歷史。如今,21世紀的藝術聲音越來越多地表達了他們打算朝離開這條路的方向邁進。這種視覺反應的振奮之處在於,隱藏在空間線、時間線、個人風格和生物形態的構思。看似沒有任何後果,但更具體地改變「設置」的潛在結果。

從抽象的角度觀察具象和非具象,形式和內容的不平衡比例,被安頓在不同尺度的標準,主觀經驗因此領先了理性思考。當平面和空間連接模糊了,強烈的錯位感,似乎把我們拉近了另類的縱座標關係。

四位藝術家正是運用這樣的想法,在托魯拉藝術空間中創作。參觀者可以在展覽期間進入一個無法定義的時空維度。當我們進門時,彷彿我們身處某一個烏托邦,或者相反,是反烏托邦。

你確定要重置嗎?


展覽訊息:POWDER vol.4|你確定要重置嗎?
策展人:PÚDER group
照片來源:Wertán Botond / all images copyright and courtesy of the artists and Torula Artspace

} } add_action('wp_head', 'wpb_hook_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