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Break” and “work”:  a short discussion on “Arbeitspause” with Berlin-based artist Marta Sala|「停工」還是「休息」:同旅德藝術工作者瑪塔・薩拉短談《休息的工作》

Görlitzer Park

疫情期間,柏林人 (包括不同國籍的柏林居民) 一面嚴守抗疫措施,但同時也非常關注人身自由,同其他德國州份相比,柏林未有強制市民個人出入家居的自由。在發達國家及地區討論後疫情社會發展方向的趨勢中,柏林不論在政治、民生,乃至藝術方向也有廣泛的討論。

當中包括柏林市政廳補助的公開藝術活動《休息在格爾:公共空間的藝術關係系統》(Arbeitspause im Görli: Künstlerische Beziehungssysteme im Öffentlichen Raum),由波蘭藝術家瑪塔・薩拉 (Marta Sala,簡介見拙文末段)、德國藝術人約翰娜・希哈特 (Johanna Reichhart)、西班牙藝術人馬科斯・加西亞・佩雷斯 (Marcos García Pérez)、智利展覽建築師科斯坦薩・洛西 (Costanza Rossi) 合辦。

活動名稱直接翻譯起來顯得累贅,不過從主題《休息在格爾》或多或少可窺見德文語境:「Arbeitspause」意即工作的休息,既可指休息,也可指停工,這裡在歐洲語文中的「工作」也涵蓋沒有金錢交換的付出;另外,「Görli」是西柏林有名的格爾利茨公園暱稱,這座公園也是柏林有名 (卻非主流) 的大麻賣出點,也是柏林少少會有警車在園內巡邏的公共場所。

柏林鼓勵藝術家在公園內創作以吸引公眾參與之計畫,而《休息在格爾》就正是受柏林腓特烈洞暨十字山區(又譯腓特烈斯海恩-克羅伊茨貝格,前者是東柏林的城區;後者即為西柏林的部份,以其土耳其特色而著名)文化基金補助的藝術活動之一。

發起這個計畫的藝術工作者們借用了希臘建築學者斯塔夫羅斯・斯塔夫里德斯 (Σταύρος Σταυρίδης) 提出的「Institution des Gemeinschaffens」概念,英文為「institution of commoning」,而「commoning」有社群共造、共惠 (鄒崇銘) 或公用 (洪慧芳) 等詮釋,以重新共同生活為理念,打破疫情以來趨於嚴重的都市宿寞。在柏林疫情受控情況下善用露天的公共空間,思索藝術工作者乃至其他行業人士實踐「commoning」的理念。活動分五次於九月、十月初柏林尚未回冷前在格爾利茨公園舉辦,首次活動以「Common Ground」為主題,舉行了一場開放性讀書會,內容上沒有形式或建構上的組織或限制,「工作」或「休息」也沒有界限。

活動海報| Photo credit: Florencia de Solminihac Konekamp 設計

瑪塔・薩拉 (中) 主持《休息的工作》|Photo credit: 張健文

作為其中一名參與者,筆者整理了以下同活動策劃人之一瑪塔·薩拉的一段對話:

張健文:這次項目似是對疫情危機的一種直接回應,這次疫情「危機」、多次「禁令」(Lockdowns) 以及其產生的各種存在問題 (existenzielle Fragen),影響、關乎於藝術工作者在內、具不同生活模式的人。從德文「Arbeitspause」直譯到廣東話就是「工作嘅休息」,也就是生命中工作期間、工作之間的長、短停頓,所以它可指涉的範圍較廣,既可以是英文說的「leisure」(餘暇),也可以是具災難意味的停工。是甚麼讓妳去「工作」,使這一「工作」式的「休息」得以實現,讓妳的創意和藝術生產率 (Produktivität) 得以提高之餘,又能兼顧讓人對「休息」意識更加關注?

瑪塔薩拉:首先,我未必會說這是針對疫情危機的一種直接回應,而是說嘗試為社區、共同的 (the common) 及其共同生活 (commoning) 去做一些有益的事情。我很慶幸,甚至應該說這是一種特權 (Privileg) 能把疫情不看作為危機,或許很多人會跟我有同樣的想法,因為在柏林這樣富有的城市,我們可以說是能活在這樣相對的平靜中,是一種奢華。

再者,或許有必要在這藝術項目實踐下的特定背景中去定義,甚至重新定義「休息」 (筆者註:德文「Pause」,名詞起首字母須大寫)。畢竟,德文「工作的休息」這一用語中,「休息」的條件是「工作」,「休息」的意味須要在時間定義上、空間定義上、情感定義上得到釐清。同時,這也涉及到「休息」的源頭,也就是「工作」究竟有沒有真切地把我們這一藝術「工作」,或是所有藝術「工作」包括在內,因為常常藝術工作甚至根本不會得到「做些甚麼認真的事情」這一認同。

這裏,工作,作為激情 (Leidenschaft,筆者註:同「耶穌受難」語源相同)、作為「愛」,或作為「職業」也可圈可點,德文的「Reproduktionsarbeit」(直譯為生育工作,如養兒育女) 即為一例。加上如藝術工作、家政工作、甚至是愛等各類「工作」定義的互換性 (Austauschbarkeit),以及其他跟資本主義系統內生產率作出的比較,都似乎是危險的,因為如果我們把愛看成是「工作」,那一位母親擁抱孩子,又或者是跟自己所愛的人造愛,如何能作出回報上的計算?

另一個問題是,人們如何擔負還沒有結束的疫情所帶來的「休息」。休息會根據不同的個人情況而帶有不同的意思;休息可以是災難,也可以是餘暇。有著官方所定義的「藝術工作者」身份,禁令期間我也所惠於德國聯邦政府的救濟補助金。不過說到疫情及禁令誘發的情感崩壞—我要重申我們能有這樣正面思考的條件確實是一種特權 — 除了讓人重新思考藝術創作或一般生活中的「休息」,也讓人去追溯「餘暇」(Freizeit) 的意義。跟人類生活的其他生產活動一樣,藝術不只是藝術工作者單獨創作,然後藝術消費者單獨享用。藝術也是社會生活 (gesellschaftliches Leben) ,是作者與觀者之間的社會互動。

因此,我們的目標是要去跟社區一起生產出一個「休息時間」,繼而讓這「工作—休息」的循環得以衍生。

瑪塔・薩拉 (左) 主持《休息的工作》|Photo credit: Katarzyna Sala

張健文:在歐洲多國語系的語境中,不論是德文「Arbeit」、波文「praca」還是英文「work」也似乎跟舊式廣東話「工夫」 (工作) 的廣義說法雷同,不一定單純指涉「勞動—金錢」的交換。不同的是,或許人們不會跟感情投入當成一種工作。當然我的看法是,即便說到愛,如果愛是專有的、排外的 (exklusiv),而不是博愛,那我也會把這種愛看成為某種的勞動或工作交換。在這樣的「工作」背景下,也就是說勞動—利益交易的關係中,那麼「休息」的意義在何處?同時我也覺得「休息」跟本就是「工作」的一部份,因為「工作」須要「休息」來保障,乃至提高生產效率。

瑪塔·薩拉:我想某程度上,英文「break」更能讓人暇想到與崩潰 (breakdown) 的關聯,這裏要說的是很多人,包括我在疫情禁令期間情緒上的崩潰。正如剛提到,藝術創作也是社會生活的,也需要人際間的聯繫,我們都急須要把它重新帶回生活中,而不是要等到疫情結束才算,再講,我們基本上無法知道疫情何時會完全終結。

而這個藝術項目正是要能讓參與策劃的藝術工作者和活動參加者之間有直接見面的機會來交換意見和想法,尤其是以藝術創作方式來關注「休息」所涉及災難意味。自私一點地說,禁令期間基本上室內藝術活動基本上無法進行,而這正是我們藝術工作者非常關心,也非常需要的,我說的不單限於情緒上的需求,而更是實際生活上的考量。總而言之,這次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我們重新審視如何把公共空間和半公共空間從理論中拿出來,放到我們的藝術,或者說明白一點,我們的職業實踐。

如此一來,不論是共同創造 (Gemeinschaffen),或是英文原文的「commoning」,便是明明白白的讓策劃者和參與者一起實在的做些事。跟科斯坦薩・洛西、約翰娜・希哈特和馬科斯・加西亞・佩雷斯,以及其他不同國籍柏林人,例如來自波蘭的吾姊卡塔基納 (Katarzyna) 和來自澳門的你,我們就是在一起「工作」,令我們的「休息」得以實行。作為策畫的藝術工作者,我們有不同的藝術背景和理論研究,但同時作為參加者,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投放時間,一起工作,一起在這一過程中思考,最終讓我們得以「休息」。

張健文:讓我們繼續在接下來的「休息」後再作討論吧!Dziękuję!

瑪塔薩拉:非常樂意!Dziękuję!


瑪塔薩拉 (Marta Sala),於1985年生於前波蘭人民共和國工業重鎮卡托維茲 (Katowice),成長於赫扎努夫,赫城戰前猶太人佔一半市民總數。2000年後長期生活在波蘭次都克拉科夫超過15年,畢業於克拉科美院繪畫系。獲得德國學術交流總署獎學金在柏林藝術大學攻讀「背景中的藝術」(Kunst im Kontext) 之後便移居柏林至今,現為柏林跨領域自由藝術工作者。

她的創作主要關注多元交織性 (Intersektionalität)、不穩定性 (Prekarität)、都市權 (Recht auf Stadt)、生態學、共同利益 (Gemeinwohl)、共同創造 (Gemeinschaffen)、創意無政府主義 (Kreativer Anarchismus)。現主要以織品物料、繪畫等為其主要媒介,遊走德波各地展覽、創作。曾同塞西莉亞・馬利克 (Cecylia Malik ) 等波蘭有名藝術家合作,又多次舉辦個展。近期獲得2021年度柏林市政廳視覺藝術研究獎學金

(照片:張健文攝)


撰稿者:張健文,現為德國柏林自由大學視覺人類學博士生、《澳門論壇日報》駐柏林文化評論員

} } add_action('wp_head', 'wpb_hook_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