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Having a humanistic conversation with Vietnamese Artist Quỳnh Lâm|與越南藝術家瓊琳進行一場人文關懷對話

Open Studio at Ragdale Foundation|©Quynh Lam
阮德艷瓊

簡介:阮德艷瓊 (藝名瓊琳) 是位跨領域藝術人士,以表演、視像、裝置、混合媒材為手段創作。2017年獲富布萊特獎學金赴美攻讀工作室藝術碩士至今。瓊琳在越南海內外已有十年展出經驗,包括獲邀假胡志明市工廠當代藝術中心、河內維肯當代藝術中心、星嘉坡許瑞強畫廊分社、馬納當代藝術中心暨當代與數位藝術博覽會。

瓊琳的作品常見於出版物介紹,其藝術著作獲得丹麥駐越南大使館「揆發展頗掉𢷮文化丹麥-越南」(丹越文化發展暨交流基金) 贊助,並透過「印度支那藝術合作計劃」的「越南藝術人圖書項目」付梓,且獲收錄於多所圖書館及藝廊。最近瓊琳參與了「ReVIEWING 黑山學院11」國際研討會,獲美國伊州雷格岱基金會 Riedel 獎學金。


(以下訪問者張健文,簡稱 KM,阮德艷瓊 (藝名瓊琳) 簡稱 QL)

KM:妳是如何投身創作和藝術的?和我們分享求學時期的經驗?

QL:㛪 (越南漢文「小妹」) 在越南西貢出生,2018年以富布萊特學者身份遷居美國。深受家中越戰前的攝影照片影響,也是我於美國創作計畫的起源。

㛪過去有機會申請且被接受參加數個藝術駐村計劃,如伊州雷格岱基金會、喬州漢比奇創意藝術和科學中心,以及維州橡樹泉花園基金會等機構支持。對㛪而言,駐村創作是讓藝術家表達創意與轉變的機會。它為㛪的藝術提供養份,讓作品跟當地輝煌的自然和歷史元素連接起來。

今年三月初小妹將有機會到喬治亞州的漢比奇中心,利用這次駐村機會進行取景拍攝。㛪要處理的主題是如何用攝影敘述早已不複存在和被遺忘的歷史;追尋祖父母原本在法屬東洋北圻地區的根,他們後來是因戰亂移居南方的。在此項目衍生出的另一個靈感則是探討人和環境之間的關係。

㛪在黑山學院的國際研討會上展示過作品,將實驗性衰變顏料與攝影結合使用,特別是㛪叔叔拍攝的舊家庭照片。從歷史來看,黑山學院是進行藝術實驗的地方,它鼓勵了藝術家與當地其他創作者進行跨學科工作。小妹認為這些活動或多或少使自己的藝術事業得到了不少發展。

– – – – –

KM:可以談談妳喜歡的藝術家和喜歡的原因嗎?

QL:許多藝術家的作品對㛪來說非常重要,不過最喜歡的藝術家之一是現居柏林的以色列藝術家,電影製片人和攝影師雅葉.芭塔娜 (Yael Bartana), 她也是㛪的導師。㛪對其作品的政治想像力探索身份認同概念為之著迷。因為自己也是利用攝影、錄像和裝置創作,㛪想從她作品學習如何以多媒體在藝術與政治的交匯點議題,把虛實與身份認同和記憶的政治角力並置。

– – – – –

KM:妳會如何定義越南藝術發展中的現代化?

QL:過去數十年,越南女性一直是越南藝術史中遭受遺忘的篇章。有些原因讓許多畫家、詩人和作家等才女在法屬東洋 (印度支那) 期間很難有機會得到垂青。戰後時期,㛪感覺到大部分藝術家都是為政治宣傳而創作,遵循了歷史潮流。㛪留意到一些僑居海外的越南藝術家已經在藝術世界中享負盛名,不過㛪認為改善越南國內的藝術發展仍需要時間。

– – – – –

KM:疫情嚴重影響了很多人的生活。封鎖政策實行期間,我們大部分都必須待在家中。可以跟我們分享妳是如果渡過這些日子?

QL:幸運的是,小妹、家人和好友均無感染到 COVID-19,因此㛪也只是相對受到較少的影響。但是,今年肯定是一個嘗試的一年,尤其是對於㛪的藝術項目而言。最初,㛪本來計劃到越南順化和義大利第里雅斯特駐村創作。越南不僅實施禁令一段時間,美國這邊也沒有航班到國外,㛪現在的情況也不允許外出旅遊,迫使自己重新考慮和構想現有的項目。

當時㛪意識到自己必須留在屋內,最多也只能到工作室或一些好友家裏,或者是坐車到戶外。今年無法回國的情況讓㛪進行了很多反思。不過,㛪一直有持續做錄像創作,因此疫情無法阻礙㛪通過最初概念方法靈活地處理作品,又不失把疫情期間的事情真實反映出來。

– – – – –

KM:妳是如何看2020年的時光?妳會如何用一個字來概括這一整年?

QL:「Unpredictable」(無法預料的)、「苦量 khó lường」(越南漢字,與英文同義)。


翻譯:吳欣怡
圖片:藝術家

} } add_action('wp_head', 'wpb_hook_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