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rrying out the conversation with Singapore Artist Tiffany Loy on the fabric of pragmatism and ration|乘載著務實與理性的織物-專訪新加坡藝術家黎鎧儀

從樓梯底部觀看雕塑作品中的顏色漸變|©Tiffany Loy
黎鎧儀

簡介:黎鎧儀是一位新加坡藝術家,主修工業設計,後來前往京都接受紡織訓練。她畢業於皇家藝術學院,獲得了紡織專業的碩士學位,同時也是 Design Singapore 獎學金的獲獎者。自2014年工作室成立以來,多項實驗作品已經在國際上展出,如新加坡藝術博物館、京都市立美術館和米蘭三年展。

黎鎧儀在產品和紡織品設計方面的背景使她在創造具有微小細節的材料時採用了獨特的方法,同時牢記它們在更大的空間背景下的整體影響。


(以下訪問者林逸白,簡稱 L.L, 受訪藝術家黎鎧儀,簡稱 T.L)

L.L:妳是如何投身創作和藝術的?請和我們分享求學時期的經驗?

T.L:我開始接觸藝術的時間很早,約莫在13、14歲時候,因為新加坡有許多關於藝術史的課程。記得當時學習了東南亞和西方藝術史,這為我建立很好的基礎,也是我在學校裡最喜歡的科目之一,能了解不同地方和時間的人事物。藝術對我來說是一個讓人想一窺幻想的廣闊天地,我認為這對孩子的想像空間來說非常重要。不過在設計學校裡,我的主修是紡織設計,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方向,所以沒有特別去研讀藝術史。

– – – – –

L.L:可以談談妳喜歡的藝術家和喜歡的原因嗎?

T.L:我非常喜歡朵拉.毛雷爾 (Dora Maurer),第一次接觸到她的作品是在泰特現代美術館。朵拉很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探索系統,遊走在不同媒介間的轉換;她很早就開始運用印刷品創作,也透過電影和繪畫表達她在其中探索的東西,不受動機的約束的她,這對我來說是有共鳴之處。

– – – – –

L.L:作為藝術家,你對當代藝術的定義是什麼?

T.L:這真的很難定義,我想在一般情況下它只是關乎當代的,意味著現在的我。但隨著未來的進步發展,我們會將其視為舊事物,不是全然是舊的,而像是類別或運動。在藝術領域中它總是當前的,讓你感覺像過去的人們那樣做的。它又很鬆散,因為它不是一個運動,只是一個術語,既廣泛又沒有定義。或者說,它就像一把寬大的傘,涵蓋了很多東西,但同時又沒有。我自己也不確定,無法自信地回答這個問題。

L.L:延續上一個問題,你如何定義新加坡藝術的現代化?

T.L:說實話,到倫敦學習之前,因為受的訓練方式,我會稱自己為設計師,還不覺得涉入其中;回來後才稱之為藝術家。在新加坡,我很困惑為什麼很多藝術作品都被稱為當代藝術,比方說,如果有人拿起一本關於當代藝術的桌邊書,大多數人都會期待有一個什麼圖像的想法,對嗎?可能是關於概念性的、或新媒體電影等等,當然,繪畫和雕塑總是一直存在的,但我認為概念性藝術屬於當代藝術的一部分,至少在現在的新加坡,它似乎是主流。

我認為還有一個常見的推動力,就是建立與公眾對話的藝術,不一定是包容性的,但關於社會和文化。我所創作的更多是關於媒材,關於眼睛如何感知事物的原始開端。我的作品中沒有強烈的文化和社會元素,所以從這個意義上我並沒有感到真正被納入這個圈子。

– – – – –

L.L:是什麼啟發你利用紡織品創作雕塑藝術品?

T.L:我決定使用網狀織品創作雕塑是從倫敦開始的。嗯,這是一個老話題了,紡織品比較像是一個不太受歡迎的次要類別,也許是因為它與工藝息息相關,在傳統上的意義,藝術與工藝並不完全相融。有趣的是,如果一名畫家在畫布上創作,從技術上來說,他是在紡織品上作畫。但若是一名織布工織出一塊染色織品,會突然變成手工藝品。

我認為織品是處於灰色地帶的,不必定義得那麼清楚,其次是這與如何標記事物以及出售它們的商業活動有關。所以我一直在思考如何為作品貼上價格,雖然我非常反對貼標籤,但當你拒絕使用時,很難真正和其他人談論我的工作內容,溝通會變得非常困難。

我仍然稱自己為紡織藝術家,特定作品會被歸類為紡織,但我想將它們定義為雕塑。

– – – – –

L.L:妳能談談紡織與社會的關係嗎?紡織品是如何與我們的生活相連繫?

T.L:它實際上是難以用語境表述的,因為紡織品不像陶瓷、玻璃或其他形式的藝術作品被視為一種特定媒材。當你選擇編織金屬、鐵絲或紙張時,它仍然是紡織品。這樣的廣泛應用幾乎時時刻刻存在於我們的生活當中。

紡織品乘載著務實和理性,好比歷史紀錄和故事,就像你和歷史學家交談時,總會有某種布料或織物的參考能講述特定時間下的社會歷史脈絡。它的目的是記錄歷史,服務於當前的實際目標,同時也讓你一瞥未來。

如果你看到紡織技術或再生材料作為時尚面料,便可意識到它的歷史悠久,若要追溯起來,比繪畫更能看出人類文明的進步。

– – – – –

L.L:在不同時期的藝術生活,作品反應出的是特定的個人價值觀。你是否將人生中很重要的片刻反應在雕塑或織物作品裡,但觀眾從未注意到它背後的意義?

L.T:我的作品幾乎不從個人經驗中獲取靈感,所以沒有使用到敘事手法記錄感受,反而比較像是智力追求的成果,記錄了我當時在追尋什麼。當你有機會看到我的作品技術或命名方式,它確實會透露出我在學習什麼、發明什麼。

– – – – –

L.L:紡織品在其形狀、形式和媒材方面有著巨大的探索潛力。當你進行計劃時,是否會為了找到認為能表達概念的材料而花時間研究?

T.L:對於紡織品來說,我認為所有的東西都是關於材料和顏色的。你會優先認識到顏色,而顏色是離不開材質,你以為絲棉和羊毛的顏色是一樣的,其實都是不同顏色。材料的作用非常不同,特別是對於紡織品、對於我作為一名織工訓練有素的人來說,當你設置織機時,所有紗線在織機中都未拉伸,張力是你需要完善的,因為你不能讓一些紗線鬆散或有點緊。因此,材料是極其重要的,不同材料的鬆緊度可以承受不同的張力,會影響最終的結果,所以我會說一切都是從材料開始。在開始任何事情之前優先考慮材料,也許是因為我的設計培訓讓我非常重視這點;我受到它的啟發而決定使用它,有時候更像是我決定做什麼是因為這個材料最好的表達方法。這是一項以設計為中心的工作。

分層顏色和結構漸變系列的片斷|©Fabian Ong

– – – – –

L.L:妳的第一個展覽是什麼時候?可以與我們分享當時的故事嗎?

T.L:我想是在中學期間,那時候,所有16、17歲的人需要參加全國考試,因為我的專業是藝術,不得不為畢業做一個展覽。當時創作了一系列的帆布繪畫裝置。這是我人生中第一個正式展覽。

現在想起來很尷尬,那時的我才16歲就迷上了畫食物,可能那時候的世界很小,我只看到了眼前的東西便覺得我應該畫它們。我畫了一些看上去很近距離的食物,有些是從遠處看,畫面中有一點人的影子。

你知道像 pocky、薯條或任何的細長食物,孩子們常常用它來假裝他們在抽煙。這很愚蠢,但它有某種邏輯,也很有趣。有一次我試圖偷偷地把煙蒂畫進畫裡,當時我不太能好好表達這個故事,可是我的美術老師非常鼓勵我,一直說我明白你想說什麼:「我們把這一系列的笑話和有趣的事情放在一個自助餐桌上,周圍都是俗氣的織物。」

當時我想增加點幽默,不想傳達太嚴肅的東西,只是看著它,被它逗樂。

– – – – –

L.L:你有著豐富的旅行和展覽經驗。根據你的觀察,新加坡藝術有什麼特別之處,讓它走進全球性的藝術生態系統?

T.L:我在新加坡以外的展覽大部分都是與設計師、或處於藝術和設計的邊界的藝術家合作。實際上遇到的人也大多來自設計公司,或者大多來自設計背景而不是藝術背景的策展人。我不知道別人怎麼看我們,因為我從來沒有問過。總體來說,在這裡出售非典型藝術作品並不是很容易,如果你的藝術是中規中矩的,我猜它不太會被接受,或者它被接受了,但你不期望出售,除非在韓國或台灣,我認為那裡的文化更廣泛。

– – – – –

L.L:許多人的生活受到疫情的嚴重影響。封鎖政策期間都必須待在家中,能否與我們分享你是如何渡過這些日子?

T.L:我認為它確實在我們身上蔓延。因為我個性比較內向喜歡獨處,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我很享受,沒有感覺到失去社交活動造成的影響。但我沒有意識到就算在室內也會受影響,這不是社交問題,而是你不能出門,除非戴著口罩外出散步。

當時很忙,不過我很幸運,大部分時間都在室內。最忙的時候我經歷了3次的14天隔離。起初我不會感到任何壓力,但是當一切累積起來時,它確實開始影響了我的睡眠模式。雖然身體受到影響,但精神上我覺得我很好,因為知道自己的方向,反而完成了更多工作。

對我來說,這是疫情和從倫敦回國的事實混合體。之前我在倫敦有個更大的工作室,後來放棄了那個空間搬回到家裡。回來後,我沒有大工作室了,需要把所有東西重新排列整理到一個小房間裡。我也無法使用大型編織機,只能買一個小一點的來操作。總有一些大大小小的現實困難,比起長期睡眠不良或無法出門都還是好解決的。受限於所在空間,我現在做的東西都比較小。

– – – – –

L.L:妳是如何看2020年的時光?(請用一個詞代表你的2020年,並告訴我們為什麼。)

T.L:我認為是「十字路口」(Intersection),因為很多事情被重新安排需要做出各種決定。我要繼續這樣嗎?我想改變嗎?如果我做了,我應該變成什麼?

同時,恰逢我碩士畢業,既然畢業了,我就和以前不一樣,那麼我現在是誰,我應該如何分享交流當前的作為。相比2019年,2020年更像是漫長的一年,新加坡的情況越來越好,現在能出門旅行了。這兩年我經常會使用交叉、重置或擺動這個詞,因為就像我們經常來回擺動,在這些約束中不能只是衝刺,必須扭動出一些生存的策略。


對於 2021 年,我認為這像是互動的變化。我對疫情沒有太大感覺,但因為完成了碩士學位,它讓社會上不認識你的人知道你有某些經歷,有助於成為認識你、看到你、意識到你有能力做這項工作的信用和能力。例如擁有 RCA 學位,確實能立即說明這一點,我想設法從那裡爭取更多的演出機會,也或許這只是因為我的運氣。


翻譯:李依佩
圖片:藝術家

} } add_action('wp_head', 'wpb_hook_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