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ruthfulness and sincerity in creative work – conversation with Indonesia Artist Agus Suwage|真實和誠懇地面對創作-專訪印尼藝術家阿古斯.蘇瓦吉

Droplet series – Tolak Bala – After DeLacroix, 2020, Oil on linen, 200 x 225 cm|©Agus Suwage
阿古斯.蘇瓦吉

簡介:1959年生於印尼中爪哇省的普沃雷霍。他的藝術教育背景是平面設計,但後來決定成為一名專業藝術家。他的作品涉及各種技術和繪畫手段,包括鉛筆、水彩、炭筆工具等。不久後,自阿古斯.蘇瓦吉以不同姿態和背景創作藝術家自畫像,使其作品開始變得與眾不同;自畫像通常傳達有關與其周圍社會政治議題的重要訊息。

此外,他還探索其他媒材結合繪畫與裝置,採取挪用手段,讓作品展現了觀念性的優勢。這樣的挪用權歸屬其他藝術家以及他自己個人,透過反覆地重製和發展。這樣一來,通過在當代環境中面對各種問題來批判性地研究現代藝術的歷史。


(以下訪問者李依佩,簡稱 Y.P, 受訪藝術家阿古斯.蘇瓦吉,簡稱 A.S)

Y.P:你是如何投身創作和藝術的?請和我們分享求學時期的經驗?

A.S:我是在印尼萬隆理工學院 (ITB) 主修平面設計,當時並沒有學習基礎藝術史。我大部分專注於平面設計的技巧,而藝術史則是我自學的。

我的第一個展覽是我還在擔任平面設計師期間,當時有一間荷蘭藝廊邀請我參加當地舉辦的印尼群展,展出過程中有兩幅作品被賣掉,這使我更有信心成為一名全職藝術家。那年是1993年。

– – – – –

Y.P:可以談談8、90年代的創作情況嗎?當時有那些流行文化影響了你許多?

A.S:我的藝術生涯始於90年代,當時國際藝術生態圈的資訊仍然很少而且難以獲得,藝術創作概念始於各種事物,但通常是來自日常生活、社會文化、宗教或人文主義等議題。

我很喜歡玩音樂,印尼的流行文化也大部分從音樂中認識的。

– – – – –

Y.P:可以談談你最喜歡的一、兩位藝術家和喜歡的原因嗎?

A.S:我所喜歡的藝術家來自世界各地,包括古典藝術、現代藝術和當代藝術的領域。但最初影響我創作的是德國表現主義藝術的安塞姆.基弗 (Anselm Kiefer)、約瑟夫.博伊斯 (Joseph Beuys)、約爾格.伊門多夫 (Jörg Immendorff)、馬庫斯.呂佩爾茨 (Markus Lüpertz) 等人,因為他們的作品觀念與我的靈魂相當契合,且至今仍充滿熱情。

Anselm Kiefer |©BASTIAN
Anselm Kiefer’s work “Geheimnis der Farne|©Lempertz

– – – – –

Y.P:作為藝術家,你對當代藝術的定義是什麼?

A.S:對我而言,當代藝術與時間和空間相關,且與全世界擁有依存關係。

– – – – –

Y.P:你以兼具批判性和幽默的自畫像,探討社會、文化、宗教以及人類與動物的關係,是否嘗試通過不同媒材間的互動關係表達特定想法?在你生命中的重要時刻是否也反映在繪畫裡,但觀眾卻未曾注意到呢?

A.S:我的自畫像只是一種表達個人創作的媒介,傳達我的想法和有時感到不安的媒介。

我的藝術有時候是具有多層次,而非線性的。但除此之外,從沒想過要人們100% 理解我的作品。畢竟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解讀。當然,如果觀眾能了解到我想傳達的訊息,我會很高興。

– – – – –

Y.P:你有著豐富的旅行和展覽經驗。根據你的觀察,印尼藝術有什麼特別之處,讓它走進全球性的藝術生態系統?

A.S:我從未認真思考過我的藝術應該包含「身份」。然而,我認為當你真實和誠懇地面對創作,身份特質便會自然而然地顯露出來。

– – – – –

Y.P:許多人的生活受到疫情的嚴重影響。封鎖政策期間都必須待在家中,能否與我們分享你是如何渡過這些日子?

A.S:疫情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可怕的。但是我嘗試更多樂趣、放鬆身心並繼續工作。我認為我在疫情期間變得更有生產力。

– – – – –

Y.P:你是如何看2020年的時光?(請用一個詞代表你的2020年,並告訴我們為什麼。)

A.S:2020年對我而言是「暫停」,我認為人們有時候需要暫停。


校對:張健文
圖片:藝術家

} } add_action('wp_head', 'wpb_hook_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