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ll Traitors Must Die”: East German film “Die Flucht” as the regime’s strongest warning|「叛國投敵者死!」前東德電影《逃跑》對國民的最大警告

電影《Die Flucht》劇照|©MDR/DEFA-Stiftung

筆者成為德國 Mitteldeutscher Rundfunk (簡稱MDR) 臉書專頁的「頭號粉絲」已有一段時間,不過近來才有時間、藉口「電視餸飯」。Mitteldeutscher Rundfunk 中文一譯「中德廣播公司」,筆者認為有歧義、讓人誤會,覺得韓文譯法「中部獨逸放送」較宜。兩德統一後,東德 (民主德國) 國營電視台的大量影像檔案是由公立 MDR 繼承,可說是東德舊物迷的尋寶地。

1990年,東德政權倒台前數月,實行民主化,國營電視台亦隨之「還政於民」,不過在兩德統一 (或用台駐法代表吳志中一篇舊文所指,西德「併吞東德」) 之後還繼續營運了一個多月。德國中部三州聯合創立「中部獨逸放送」MDR 公司開台,最難得的是在今天的數位電視時代,持續重播東德時代的節目。對了解當代德國歷史和發展甚為珍貴,加上兩德今天雖為統一國家,東德政權不復存在,但東西兩德在經濟發展上的差異,甚至是文化、乃至思想也有所不同。雖是德國的獨有情況,但對求同存異的當今世界也有著重要的啟示。

說回電影,2020年是德國長青演員阿明.穆勒-斯達爾 (Armin Mueller-Stahl) 九十華誕,MDR 重播其多部東德時期舊作致敬。西德 (聯邦德國) 統一全國後,穆勒-斯達爾曾進軍荷里活,拍下多部讓他成名的國際作品,讓華人世界的觀眾也有機會在戲院一睹其風采。然而,關於其早期在東德時期拍攝的中文資料則少之又少,筆者自認是一名「民主德國舊物迷」,又甚好七十年代大眾媒體和出版物的顏色輸出美感,就在無意中「電視餸飯」,看了穆勒-斯達爾1977年主演的舊作《Die Flucht》。

中國幾個網站將《Die Flucht》翻譯為《逃亡》,介紹簡短也無評論,似乎未為華人世界所識。該片國際影展英譯則有《The Runaway》、《The Flight》等;1977年東德德國電影股份公司出品,由羅蘭.格萊夫 (Roland Gräf,1934-2017) 擔任導演。

故事概要是由穆勒-斯達爾擔任主角的施密特 (Schmith) 醫生,因為向醫院提出的研究計劃不獲接納,對自己在東德的前途再無希望,買通了蛇頭,決定逃到西德去,誰料剛好在接洽日前得到西德科隆參與國際會議的重任,同時又與新到任下屬凱瑟琳娜 (珍妮.葛羅蔓 Jenny Gröllmann 飾) 相戀,最後決定放棄逃亡。

珍妮.葛羅蔓生前亦係東德的重量級紅伶。在電影中是位純情少女,深戀又敬慕施密特醫生。不過,施密特醫生決定到逃離東德前的最後一刻才將事情告之,大美人珍妮.葛羅蔓的角色立刻反應出東德政權下的正義:離鄉背井固然無法接受,更何況是「叛國投敵」?雖然兩德交往一直沒有完全中斷,但當年還是冷戰時期,非法離開東德者「必定沒有好下場」,這也是電影要表達的一個很簡單的訊息。

電影《Die Flucht》劇照|©MDR/DEFA-Stiftung

凱瑟琳娜果斷離開了施密特醫生,而醫生最後決定獨自登上蛇頭的貨車,不過蛇頭冷酷,不但因醫生女友失約拒絕其上車,並將之殺害,暴屍公路一段時間才有人發現,真係死於非命,是一本很好的「反面教材」。

不過片中的故事也並非一面倒的冷酷,一來是「國家終於有任務」賦予主角,二來是主角的同事也有偷渡的前車可鑑,劇情發展中是再三提醒主角的。片中支持主角的醫院上司,除了私下曾勸主角多參與東德政事,為國多勞心。也曾在醫院會議勸告諸位同僚:西德無錯工資係高,但東德國家把大家培養訓練出來,就是要為國家、為人民服務,豈能如此自私要棄家國於不顧?

有趣的是,《Die Flucht》此片為東德國營的德映公司,首部直接提及西逃這一極為敏感話題的電影,似乎是冷戰時期對東德人民群眾,尤其是東柏林市民的清晰警號,也可見當年西逃是東德當局公開也已沒法逃避的話題。兩德統一30年,又或者說東德政權倒台,代表西方民主世界的西德光復曾失陷於蘇共陣營的國土,西德乃至西方世界可說是在這類意識形態中贏了一場極重要的戰役。當年「叛國投敵者死」的警告,今天可說在極力反思過去的德國民眾心中,某種意義上仍是一種警號:過去的大錯絕對不能重蹈覆轍。

} } add_action('wp_head', 'wpb_hook_javascript');